真人视讯

我爸藏了一輩子的手藝,前段時間終于傳給我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6:01 點擊:240029 回復:1211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12 下頁  到頁 
  我叫寧寒,世代招魂家族,只是由于父親的過度保護與母親的早逝,一直無緣繼承家中傳承的招魂術。
  從小,我跟我爸不怎么和,大學起,他就給我在學校旁邊租了房子,叫我不要回去,哪怕是逢年過節,甚至他六十大壽都不讓我回家。
  我生下來時,我爸四十多歲了。并且,我生下來后,就沒見過我媽。離我家不遠的竹林里有一座墳,我爸經常去那兒。我爸從不告訴我墳里葬的是誰。我想,那應該是我媽。
  清明節,我不顧老爸的反對,堅決回到了家里。我爸看到我時愣了一下,板著臉說:“不是說不要你回來么?”我說我回來給媽上墳。我爸頓了頓,叫我上完墳,明天就走。
  我本立即出門去墳地,沒想到一個人沖了進來。
  是村子的唐霞霞。
  唐霞霞跟我一樣大,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是男孩子性格。小時候,我身體不怎么好,村里小孩都不愛跟我玩,只有唐霞霞不在意,老來找我。
  四五年不見,唐霞霞比以前高了很多,留了個短發,穿著一套牛仔服,若不看胸,八成人會把她當成一個假小子。
  看到對方,我們彼此都很驚喜。不過唐霞霞秀眉緊鎖,顯得非常焦灼,跟我簡單地客套兩句后,就立即對我爸說:“寧伯伯,請你幫幫我們吧。”
  我爸冷冷地說:“我幫不了。你走吧。”
  唐霞霞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我忙問她怎么回事。
  原來村子里出了件奇怪的事。

打賞

534 點贊

主帖獲得的真人視訊分:0
舉報 | | 樓主
樓主發言:78次 發圖:0張 | 更多 |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7:26
  我們村子后面有一座大山,山里有很多野獸。村子大部分人擅長捕獵,甚至有些人以此為生。
  一個月前,唐霞霞的哥哥唐凱在山里捉到一只小狐貍,狐貍全身潔白,一個人的拳頭大小,非常可愛。唐凱將這只狐貍賣了一萬多塊錢。于是村里的人瘋了,天天往后山里鉆,想找一只小狐貍發發財。
  五天前的一個夜晚,村里的狗突然叫了起來,無論主人怎么喝斥都不停下來。到了半夜,那些狗全朝后山跑去,一只也沒有回來。
  第二天,唐凱與村里丟失獵狗的人去后山找狗,結果這一去再也沒有回來。
  村里人去找了,找了兩天沒有找到人。
剩余 5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7:52
  昨晚,村里不少人夢見那幾個獵人回來了,不過全都受了傷,身上鮮血淋漓。特別是唐凱,唐霞霞的媽媽夢見他半個腦袋都沒了。
  那幾個獵人的家人急了,紛紛來找我爸幫忙。
  我爸是個奇人,他會一種異術——招魂。
  簡單地來說,他能讓死人說話。
  唐凱等人去而不返,有可能慘遭不測,如果死了,我爸可以把他們的魂給招回來,然后以此知道他們的尸體在哪里。
  但是,我爸直接拒絕了他們。
  • Mark20161225: 舉報  2019-03-07 14:50:00  評論

    樓主不錯,借地問下這個帖子是連載帖子吧,如何發的啊,我怎么發不出來連載帖子
我要評論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8:22
  其實也不能怪我爸冷血無情,招魂,需要以己魂控尸,反噬極大,招一次魂,得在床上休養上大半個月。
  見我爸無動于衷,唐霞霞這時急出了眼淚。
  我看不下去了,想勸勸我爸,但我知道我爸的脾氣,知道勸他無用,便對唐霞霞說:“你別急,人沒找到,不能說已經出事。現在天還早,我陪你去找你哥。”
  “嗯……好。”
  誰知我爸立即喝道:“不許去!”
  這一聲喝,把唐霞霞嚇得身子一抖,臉都青了。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吆喝聲,還有唐霞霞的媽媽唐嬸的痛哭聲。我與唐霞霞不約而同跑了出去。
  遠遠看到一行人朝村東的方向快步走去。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8:48
  我和唐霞霞忙追了上去。待走近了才看到他們抬著一個人。那人身上全是血,臉上傷痕累累,一只眼睛成了血洞,手臂和大腿上也都有一個血洞,慘不忍睹。
  “哥!”唐霞霞哭喊一聲撲了上去,但被抬架的人推開了。
  “別擋道,人還活著,趕快送去老中醫那兒!”
  唐嬸在一旁跟著跑,泣不成聲,走起路來都東搖西擺,隨時都會栽倒在地。唐霞霞忙扶住了她。
  我跟著眾人急匆匆來到村東老中醫家。
  誰知老中醫不在,只有他孫女歐陽玉霜在家。
  歐陽玉霜將一幫人擋在門口,隨意看了眼唐凱,冷冷地說:“沒治了,抬走吧。”
  怎么還沒檢查就說沒治了呢?我很想上去質問歐陽玉霜。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9:05
  歐陽玉霜在轉身走時回頭看了一眼,正與我目光對上。她雙目一沉,似乎看到我很驚訝。
  我從小體質虛弱,經常要吃中藥。但村子的老中醫家從不給我開藥,這恐怕是當年的那場誤會。
  那年,深夜,我在田間捉青蛙,經過老中醫家門前,聽見一間屋子里傳出女人的呻吟。我好奇去看,結果看到一個近乎半裸的女人背著對窗子。
  我還沒看清楚那是誰,一顆石頭倏地射了出來,差點射瞎我的眼睛。
  當時歐陽玉霜一臉冰霜地走了出來,叫我馬上滾。
  從此,她每次看到我,就板著個臉,再也不給我看病。
  這些年我沒在家,歐陽玉霜倒也沒怎么變化,還是那張撲克臉。
  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39:21
  見歐陽玉霜要進屋,唐嬸一把抓住她的手,央求她救救唐凱。歐陽玉霜依然冷冰冰的樣子,說唐凱沒得救了。
  “你若不救唐凱,今天就算死,也要死在你家門口!”見歐陽玉霜見死不救,唐嬸當場發怒。
  隨行人也連連附和,責怪歐陽玉霜太無情。
  歐陽玉霜對大家的指責置若罔聞,反而擋在門口,不許任何人進去。
  我也看不下去了,便上前去問:“你爺爺呢?”
  歐陽玉霜愛理不理地,懶洋洋答了一句,“不在家。”
  “去哪兒了?什么時候回來?”
  “不知道。”
  我頓了頓,又說:“唐凱還有氣,你好歹也要上上藥,止血鎮痛吧?”
  歐陽玉霜卻說:“浪費藥,他活不過十分鐘了。”
  這時的唐凱,臉白如紙,形同死人,我看了看唐霞霞與唐嬸,欲言又止。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40:27
  誰知唐嬸聽了歐陽玉霜的話,勃然大怒,沖上來對著歐陽玉霜便是一巴掌,破口大罵:“你這個沒良心的丫頭,不治就不治,憑什么詛咒我兒子?要是我兒子死了,你也別活著!”
  歐陽玉霜摸了摸被打得紅腫的臉,進屋立馬將門從里面關上了。唐嬸邊罵邊踢門,隨行而來的人忙拉勸。
  看著這一幕,我頗感無奈,正想去安慰唐霞霞,卻見唐霞霞蹲在唐凱身旁,突然大聲叫道:“媽,哥醒了!哥醒了!”
  唐嬸一頭撲在唐凱身上,一連叫了唐凱好幾聲乳名,唐凱伸出手,喃喃道:“狐貍,小狐貍,找到小狐貍,救……爸爸……”
  “爸爸在哪兒?”
  “你二叔呢?你二叔在哪里?”
  “我家二柱跟你爸在一塊嗎?”
  唐霞霞與旁邊幾個人急急地連聲問道。他們都有親人與唐凱去找獵狗而沒回來。
我要評論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40:41
  唐凱睜開眼睛看了看,神色一頓,還剩下的一只左眼陡然瞪得老大,怪叫一聲,猛地推開唐嬸,倏地站了起來,撒腿便跑!
  這一刻來得太突然了,大伙一時怔在原地沒反應過來。
  “別跟著我!”更詭異的是,唐凱在驚恐地叫出這一聲后,以一種極為滑稽的姿式,一腳深一腳淺,飛一般朝前沖出十來米遠后,腳下踢在一塊石頭上,撲嗵一聲栽倒在地。
  唐霞霞最先反應過來,大叫一聲“哥!”然后便沖了上去。
  等我們跑過去,唐霞霞已經將唐凱翻過身來,而唐凱已經沒了氣息。他左眼瞪得老大,面部扭曲,似乎看到令他極驚駭的東西。
  我心中駭然,剛剛唐凱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嚇住了,然后不可思議地站起來以平常人根本達不到的速度逃跑。
  那么,他看到的那可怕的東西到底是什么?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2-27 09:40:56
  我四下看了看,大家都望著唐凱,莫不驚愕、悲傷。
  突然,我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我朝那方向一望,見是歐陽玉霜。她不知什么時候又打開門出來了。她見我看向她,便轉身進屋去了。
  跟在場所有的人不一樣,歐陽玉霜的神色,極為平靜。
作者:啊實打實的打算z 時間:2019-02-28 16:12:00
  好好發揚光大。
作者:年少的眼淚很孤獨 時間:2019-02-28 16:22:03
  非常挺你。
作者:有了一種期待 時間:2019-02-28 16:34:22
  支持你。
作者:一種幸運啊 時間:2019-02-28 16:42:19
  加油吧!
作者:幸福的娃娃啊 時間:2019-02-28 16:53:00
  什么手藝啊?
作者:那扇窗是堅強 時間:2019-02-28 17:03:31
  很好奇是什么手藝。
作者:小小的門口啊 時間:2019-02-28 17:15:35
  有手藝挺好的。
作者:飛機大炮好啊 時間:2019-02-28 17:25:31
  嗯,一個感人的故事啊。
作者:友情歲月阿狗 時間:2019-02-28 17:36:35
  樓主能給說說什么手藝嗎?
作者:哈哈大笑的我2019 時間:2019-02-28 17:47:49
  希望你加油。
作者:加菲貓的愛情33 時間:2019-02-28 17:55:53
  手藝是好事。
我要評論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1 08:02:30
  歐陽玉霜的眼神平淡的有些心悸,仿佛這死在她面前的唐凱就跟一直待宰的豬羊一樣!
  這種眼神我之前也見過,那是小時候在我爸身上瞧見的,這種眼神讓我很是不舒服,我下意識把目光轉到了別處。
  唐凱的死深深的刺激著村民的神經,一陣沉默之后不知是誰又提出去找我爸幫忙的事情,那些村民立馬答應了下來,潮水一般往我家的方向跑去。
  人群走的很快,場中瞬間便只剩下了我和唐霞霞一家人。
  我上前安慰了幾句唐霞霞和唐母。其實我心中也是有些內疚的,之前唐霞霞來找我爸幫忙,如果那時候我爸肯幫忙的話說不定唐凱就不用死了。
  我話還沒說上幾句,唐母忽然很是激動的一把攥住我的手道:“寧寒你回去求求你爸爸讓他幫幫忙吧,你唐叔現在還在山上,現在小凱已經死了,不能讓你唐叔也跟著一起沒了啊!”
  唐母這話說的涕泗橫流,我也只得干點頭答應了下來,但其實對于我爸到底幫不幫忙我心中是沒譜的。
  我爸那人說好聽點兒叫有主見,說不好聽就是剛愎自用,哪里肯聽我這個兒子的勸告?要是肯聽的話之前就幫忙了!
  但唐母不管這些,見我答應下來之后一把將唐霞霞推到我的旁邊道:“霞霞你跟寧寒去找你寧伯幫忙,這里交給我來就行!”
  唐霞霞帶著哭腔道:“媽你一個人怎么弄得了?還是我們先幫你把哥送回去再說。”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1 09:32:45

  “快去!你也想你爹死在山上是不是!”唐母呵斥道。
  唐霞霞聞言立馬不說話了,我見此拉了唐霞霞一把道:“那唐嬸我先帶霞霞去找我爸,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勸我爸的!”
  在唐母的注視下我拉著唐霞霞往我家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唐霞霞緊咬著嘴唇一句話也不肯說。我這時候也不該如何安慰她了,剛才她哥的那慘烈的死狀就在眼前,現在說什么都顯得蒼白無力,只能心中暗下決心等會兒一定要好好勸說我爸,讓他幫忙查一下唐叔到底在哪里。
  我倆趕到的時候我家已經被之前過來的人給堵的個水泄不通,好在大家看到我之后主動給我讓開了路,但往前走的過程中有好幾位拉著我的手瘋狂的哀求我讓我幫著說說好話。我瞅著他們那絕望的神情也是十分的揪心,心中不明白為何我爸就如此的絕情?
  “寧大哥,我們給你跪下了,求求你就幫幫我們吧!”
  我剛一進堂屋就見到好幾個人齊刷刷的給我爸跪下了,而我爸正一臉冷意地站在哪里。
  “你們都起來吧,這個忙我幫不了。”
  “你不答應我們就不起來,寧大哥雖然你是咱們村的外姓人,但是這些年我們可是待你一直不薄啊,難道你就真的要見死不救不成?”
  “是啊爸,你就幫幫他們吧。”我也糾結著出言勸道。
  我爸招魂之后會因為反噬難受一段時間,我這個當兒子的胳膊肘往外拐我心中也很過意不去。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1 11:03:00

  “你懂個屁!”我爸本來還好,一聽我的聲音頓時怒了,瞪了我一眼之后,“你還在家里干嘛,給你媽上完墳快點兒滾回學校去!”
  我爸罵完了我之后又瞅了眼那些還跪在地上的村民一眼,長嘆一聲之后道:“罷了,我這就幫著招魂試試,但你們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一聽我爸答應了那幾人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圍著我爸開始千恩萬謝了起來。
  我爸被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推開這些人道:“我招魂的時候不能有外人在,你們都出去吧。”
  那些人聞言猶如潮水一般往門外涌去,我正想也跟著出去,但卻被我爸給留了下來。
  我示意唐霞霞出去等我,然后有些忐忑的把門關上了。
  “你是不是覺得你爸我有些無情?”我爸忽然道。
  我小聲道:“您招魂有反噬,不幫也是應該的。”
  “不用說瞎話來騙我,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是覺得我是冷血無情,但你要知道良言難勸要死的鬼,不是我不想幫他們,是之前我已經幫過了,只是他們被貪念蒙蔽了雙眼而已。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聽我的話出去之后就回去吧,以后沒我的電話你也不要再回來!”
  我爸這話說的真切,我心中雖然有些不太明白他話中說之前已經幫過那些人是什么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給我媽上完墳之后我會盡早離開的。”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時間:2019-03-01 14:14:36
  樓主,希望你能多騰出點時間來繼續寫,能看到你的帖子也是緣分,我們都會一直看下去的!
作者:有蛀牙的糖果 時間:2019-03-01 15:01:20
  繼續頂!只是樓主更新的太少了!
作者:日丁磊 時間:2019-03-01 16:05:34
  等啊等,等的頭發都白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2 10:31:45

  隨后我就離開了房間,而我爸則關著門開始一個人招魂。
  其實我對于招魂的過程是很好奇的,但從小我爸就不允許我過問,更別說學習這些東西。
  那些村民也沒離開就等在了房外,我過去找到唐霞霞,她睜大眼睛問道:“寧伯伯跟你說什么了?有沒有說道我爸他們的事情?”
  我想了一下,如實說道:“我爸說之前他已經幫過唐叔他們了,但是唐叔他們不聽,這你知道么?”
  唐霞霞皺了皺眉,“我爸跟寧伯伯平日當中接觸不多,這段時間唯一的接觸就是幾天前我爸他們進山的時候寧伯伯出來勸他們不要去捕殺山中的狐貍。”
  一聽到狐貍這個詞我瞬間打了個激靈,之前我記得唐凱死的時候口中也是念叨著說什么“找狐貍救爸爸”
  我急忙道:“你哥臨死前說的那話你聽到了沒有,他說找小狐貍救爸爸,難道這一切都是跟那只小白狐有關?”
  唐霞霞皺眉道:“剛才我太激動了,我哥說的那話我沒怎么聽清,不過確實好像聽到他念叨狐貍什么的。”
  我覺得自己好像抓到了關鍵的點,之前唐霞霞來找我爸的時候就說過這一切的怪事都是自那只小狐貍被唐凱賣掉之后出現的。
  唐霞霞急道:“那只小白狐貍我本來想要留下養的,但我哥哥非要賣掉,而且他賣給誰了我們也不知道,這往哪里找啊!”
  是啊,現在唐凱死了,沒人知道小狐貍賣給誰了,這怎么找成了一個大問題。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34:52
  此時我心中忽然浮現出一張人臉來,正是之前那高冷的歐陽玉霜,她那副平淡的樣子加上之前的反應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但想想剛才發生的事情,我下意識的又把去找她的念頭給打消了,剛才唐嬸還甩了別人一巴掌呢,人家那里還會幫忙。
  見我一直不說話,唐霞霞問道:“怎么了,寧寒你是有什么辦法么?”
  我猶豫了一下,“我覺得那歐陽玉霜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就怕現在人家不肯幫咱們啊!”
  唐霞霞愣了一下,咬著嘴唇道:“你確定她找到小狐貍的方法?”
  我擺了擺手道:“這我不能確定,我只是覺得她應該知情。”
  “好,那咱們就去找她,大不了我也給她跪下道歉就是了,我不能再讓我爸出事了,那樣我媽也活不下去了!”
  我心中一怔,沒想到唐霞霞還有如此一面,既然她都已經答應下來了,那我也舍命陪君子跟唐霞霞走上一趟了,反正我爸招魂時間一般都挺長的,足夠我們去找歐陽玉霜一趟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35:18
  我和唐霞霞從人群當中退了出來再次往村東跑去,我們去的時候唐嬸已經不在了,想必應該是找人把唐凱的尸體帶回家了。
  唐霞霞瞧了一眼地上還沒干的血跡,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
  我上前拉了一把唐霞霞,小聲道,“節哀,人死不能復生,我們還是先找人吧。”
  我倆正想上前去敲門,但遠處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我回頭一瞧,正好看見歐陽玉霜和一位老人從遠處的路口拐了出來,而且他倆手上還抬著一樣東西!
  他們兩人光顧著手上的東西一時間沒有注意到我和唐霞霞,而我見此則快速的拉過唐霞霞躲到了門前種著的花圃當中。
  之所以躲起來是因為我發現歐陽玉霜和他爺爺抬著的那個用布包裹著的東西很像是一個人,而且那塊布上血跡斑斑,人可能已經死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35:50
  “爺爺你還抬著他回來作什么,直接扔了便是了。”
  “好歹也是一個村子的,讓他暴尸荒野也不好,抬回來還能廢物利用一下。”
  “可是村中那些人,要是萬一讓他們知道了......”
  歐陽玉霜和她爺爺的議論聲不斷的傳入我的耳朵,我聽的心驚不已,她們抬的還真的是一具尸體,而且看樣子還是之前那些失蹤之人中的某一位了。
  我之前猜的并沒錯,果然歐陽玉霜知道些什么。
  唐霞霞自然也聽到這爺孫二人的對話,迫不及待的想要跳出來找這兩人對質。
  我急忙拉了唐霞霞一把,告訴她“稍安勿躁。”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36:06
  剛才聽歐陽玉霜爺孫兩人的對話顯然是不想把村民尸體這件事告訴村中人的,我們現在跳出來可就是撞破了他們的事情了,萬一這爺孫二人要是鋌而走險想要殺我們滅口的話就我跟唐霞霞可真不一定能跑的了。
  這想法聽起來可能有些慫,但我是見識過歐陽玉霜她爺爺那身手的,打我肯定是一點兒問題都沒有的。
  唐霞霞雖有不解,但還是選擇相信了我,我倆小心翼翼的躲在花圃后邊大氣都不敢喘。
  但好似不死的,在這兩人抬著尸體路過花圃的時候忽然起了一陣微風。
  這風吹動那塊站滿了血跡的白布,里邊躺著的人瞬間露出了半個身子,而后唐霞霞的慘叫聲便驟然響起。
  不怪唐霞霞如此膽小,她雖然平日當中女漢子了些,但歸根結底還是一個女生,見到這恐怖的場面要是無動于衷才怪呢,就連我也已經被嚇得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給噎死。
  那白布下邊的尸體已經血肉模糊,最恐怖的是他的臉上的皮已經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給撕下來了,兩顆眼球和舌頭還突了出來,慘不忍睹、恐怖至極!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37:11
  “什么人?”
  慘叫聲把歐陽玉霜爺孫倆也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之后兩人齊刷刷的看了過來。
  “怎么是你?”
  待看清楚我倆是誰之后歐陽玉霜的爺爺一臉驚愕的看著我。
  他這句話顯然是對我說的,我略有些懵,按說我們被發現了這兩人不應該要先動手制住我們么?怎么歐陽玉霜的爺爺反而對我出現這里比較感興趣?這關注點明顯不對啊?
  不過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歐陽玉霜爺孫沒有第一時間對我們動手在這絕對是給了我們一個逃走的好機會。
  我拉了一把還在慘叫的唐霞霞準備逃跑,但還沒挪動腳步,我卻忽然感覺渾身一麻,跟唐霞霞兩人軟到在地。
  歐陽玉霜不屑道:“還想跑?門都沒有!”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0:38
  我心中叫苦不迭,人家不是沒有對我們動手,而是對我們動手了我們卻沒發現,他倆都是老中醫,治病救人是拿手活,但這下毒害人肯定也不在話下了。
  我感覺了一下自己還能說話,連忙求饒道:“我們也是無意中撞見你們的,只要你們肯放了我倆,我們肯定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歐陽玉霜冷笑一聲,對我求饒的話不置可否。
  瞧見她這幅模樣我心中沒來由的一陣來氣,媽的這小娘皮難道就不會擺出個別的表情么?整天搞得就跟人都欠她錢一樣,我就不信有本事她在床上還是這幅高冷的樣子!
  “爺爺要不要.......”
  歐陽玉霜話還沒說完就被唐霞霞帶著哭腔的聲音打斷了,“歐陽爺爺你知道我爸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求求您救救他吧,這些年我爸只要進山打回來些什么野味可都沒少了您的,而且每年自己釀的小燒也都是送給您一半的,現在我哥哥已經沒了,您就救救我爸吧!”
  唐霞霞這話說的聲淚俱下,歐陽玉霜的爺爺那張滿是溝壑的臉上也是閃過一陣哀傷之色。
  唐霞霞的爸是村中打獵的好手,而且會自己釀酒,據說是跟這位同樣很好酒的老頭關系不錯。
  • 一杯代茶: 舉報  2019-03-16 17:37:05  評論

    主人公這種垃圾地痞心理暴露無疑。上個野雞大學,連宿舍都沒有,還要出來租房子,看到個女鄉親,就聯想上床的樣子。
我要評論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0:50
  “不是我不想救,你爸多半已經是兇多吉少了。”
  這話雖然聽起來有些讓人絕望,但是對于唐霞霞來說反而是希望了,因為她爸爸現在是多半是兇多吉少,并未被宣判死刑。
  唐霞霞急聲道:“您是知道我爸在什么地方的對不對?”
  不等歐陽爺爺回話,歐陽玉霜一臉冷淡的說道:“知道也沒用,那地方誰都去不了,而且他們進山冒犯不該冒犯的存在,死有余辜!”
  我心中的火氣也瞬間上來了,“大家好歹也是一個村的,你們不愿意幫忙也就算了,還說什么死有余辜,這是一個村的人該有的態度么?我家跟你家一樣都是外姓,在這村中大家對你們怎么樣你們心里就沒一點兒數?你們的良心呢?難道你的心就是石頭做的?”
  被我這一通罵歐陽玉霜有些語塞,俏臉含煞的瞪著我然后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雖然聲音小但我還是聽見了她好像罵了一句“臭流氓。”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6:31
  我心中一陣無語,媽的這女人也太記仇了,小時候的事情現在還記得,而且當年老子也只看到了她的背面好么?再說就算是當年看到正面也沒什么,那時候還沒發育完全也頂多就是旺仔小饅頭,不過現在嘛......
  想到這里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歐陽玉霜的胸部,那里波濤洶涌,內中之物呼之欲出,與小時候那是天壤之別!
  我這無意的舉動落在了歐陽玉霜的眼中,惹得這一位又是露出一陣厭惡的神情來,我嘴角微微一抽也懶得辯解什么了,不就是瞧了一眼至于么?長這么大還不讓看了!
  歐陽爺爺自然沒有發現我跟歐陽玉霜的這一場眼神交鋒,他內心似乎很是掙扎,估計是在權衡到底要不要告訴唐霞霞她爸爸的位置。
  良久之后歐陽爺爺在嘆了口氣道:“哎,你爸真的已經沒救了,除非你們能找到之前抓到的那只小狐貍或許還有可能,但在這之前你們還是什么都不要知道的好,不然的話也只能讓更多的人白白送命!”
  我心中一怔,歐陽爺爺也提到了那只小狐貍,之前我爸也說是跟這小狐貍有關,看來這一切還真的是那只狐貍在作祟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6:39
  按照一般小說的設定,難道那狐貍是山中什么大妖的后代,然后被唐霞霞的哥哥唐凱給抓了?現在那狐貍的家長要來報復村民,所以抓了那些人殘殺。
  當然這只是我一廂情愿的想法,具體如何的話我覺得不會如此簡單的,要真是只是找回小狐貍這么簡單的話我爸和歐陽爺爺也不會如此的遮遮掩掩了。
  我們這靠近大山的地方歷來就怪事不少,這種山精野怪的事情更是常有耳聞,要是如此解釋的話村中人應該也能接受的了的,不至于到現在還遮遮掩掩的不跟村中人明說。
  唐霞霞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真的只要找到那只小白狐貍就能救回我爸么?”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8:22
  “這個......”歐陽爺爺有些猶豫,而歐陽玉霜則是嗔聲道:“爺爺......”
  歐陽爺爺沒有理會歐陽玉霜的埋怨,接著說道:“也不能說就肯定能救回你爸,但只有找到那白狐才有希望。”
  一聽如此唐霞霞立馬激動道:“那我現在就去找那小白狐貍!”
  唐霞霞動了幾下沒站起來這才反應過來我們還被這爺倆下藥制住了。唐霞霞又急聲道:“歐陽爺爺剛才看到的事情我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您放了我們,我們現在就去找那白狐貍!”
  “是啊是啊,我們保證肯定不會說出去的!”我也急忙保證道。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8:32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先脫身在,至于到時候要不要保密那就另說了。
  歐陽爺爺示意歐陽玉霜放掉我們,我心中一喜,看來這位還是顧念同村之情的。
  但我顯然是高興的太早了,歐陽玉霜來到我倆面前一人給我們喂了一顆藥丸下去,我心中暗道不妙,這藥丸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果然,喂我們吃下這東西之后歐陽玉霜冷冷道:“我不相信你們,只要你們回去不亂說,藥丸就不會發作,但是......”
  歐陽玉霜指了指一旁的一顆正在盛放的鮮花,那朵花竟然十分詭異的瞬間枯萎了下去,看的我心中一陣發寒,這手段也太詭異了些吧?
  唐霞霞倒沒因為歐陽玉霜這一手而趕到恐懼,她此時沉浸在確定了找到能救自己父親的方法這巨大的喜悅當中,對于歐陽玉霜這番威脅的話也渾然不放在心上的答應了下來。
  歐陽玉霜見此對著我們揮了揮手,一股馨香傳來,我立馬發現自己又重新能動彈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8:53
  在地上癱了這一會兒我身上已經有好幾處酸麻不已,跟唐霞霞互相扶持著站了起來我轉身就想離開這里,但還沒等我邁開腿呢,歐陽爺爺忽然又叫住了我們。
  我心中咯噔一下,暗道這老頭不會是臨時改了主意吧?
  我一臉忐忑的轉過身來。
  “你爸是同意你回來的?”
  這問題有點兒莫名其妙,不過我還是老實的回答道:“我有事自己要回來的。”
  歐陽爺爺點了點頭,意味深長道:“沒事的話還是聽你爸的早點兒回去吧。”
  我心中一怔,連歐陽爺爺也讓我回去,難道我留在這里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
  我試探著問了一句為何要讓我回去,但歐陽爺爺沒在多說什么,跟歐陽玉霜抬著尸體回家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49:08
  這兩人剛一走,唐霞霞忽然小聲問道:“你真的要回去么?”
  其實我是真的起了回去的心思,畢竟我爸總不會害我,我在這里也幫不上多大的忙,但此時看到唐霞霞這個從小照顧我的“女漢子”流露出這種柔弱的表情,我覺得還是暫時留下幫她尋找小狐貍吧。
  這里的事情不能跟外人說,那找小狐貍這事就勢必大半落在了唐霞霞的身上,她一個女孩子現在又連逢打擊,正是需要人幫忙的時候,我現在要是扭頭就走那也太不是男人了。
  而且逃避總歸不是辦法,我爸一直以來不讓我回家肯定這其中肯定有什么內情,我覺得與其這樣一直在外邊躲著,還不如早點兒搞清楚心里也有個準備,再怎么說我爸也還需要我養老送終吧。
  “放心吧,我會幫你找到你爸的,到時候我再走。”
  ......
  我倆離開了這里,歐陽玉霜這里打算先不急著就此去找小白狐貍,而是打算先回家看看,我爸之前說招魂現在應該已經有了結果了,而且我爸似乎也知道那白狐貍的事情,想要找到這小白狐貍說不定還得靠我爸的幫忙。
  回到家的時候我們正巧碰見一群人呼啦啦的出來,這些人正是之前到我家求我爸爸招魂的那些村民,此時這些人臉上隱有激動之色,瞧這樣子似乎是我爸給出了解決的方法。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54:07
  我心中暗忖道:難不成我爸真的已經招魂找到了那些人的下落?要是如此的話那我們也省了找小白狐貍的方法了。
  唐霞霞攔下了其中一人問道:“四嬸子,寧伯伯找到失蹤的那些人的下落了?”
  “找到了,說是在狼牙洞那邊,我們這就組織人去呢,霞霞你也跟著來吧,你爸不是也在么。”
  我爸還真的找到了那些人的位置?就是不知道我爸招的是死人魂還是活人魂了,但看這些人的反應似乎我爸招的應該是活人魂。
  眼下的情況跟之前歐陽爺爺說的有些出入,我心中對我爸說的有些懷疑,從之前他的態度來看他就不是很想幫忙的!
  但唐霞霞聽到已經找到那些人的具體位置了很是激動,她想了一下交代我讓我去問問我爸小白狐貍的事情,她則先跟著四嬸子這些人去了狼牙洞那邊瞧瞧。
  這樣也好,我正好打算私下里找我爸問問我的事情。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54:33
  合計好之后我們就此分開,我回家,而唐霞霞則跟著四嬸子他們去狼牙洞那邊。
  剛一進家門我就瞧見我爸從西屋拿出一根類似于雞毛撣子一樣的東西正往堂屋走。
  這跟雞毛撣子一樣的東西是我爸的寶貝,每次我看到都跟防賊一樣。
  這次也是一樣,我爸瞧見我之后立馬把這東西藏到了身后,我瞧見我爸那云淡風輕的樣子心中咯噔了一下,招魂這事對人會有反噬,這反噬有重有輕,決然不可能一點兒反應沒有的,但眼下瞧我把爸這樣子哪里有被反噬的樣子,這分明就說明他之前就是糊弄那些人的,他壓根就沒有招魂。
  “爸我剛才聽那些人說你招魂找到了那些失蹤的村民的位置了,這是真的么?”
  我爸并未回答我的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你給你媽上完墳了沒有?上完了抓緊回去。”
  又催我走,這次我沒有在乖乖答應,而是問我爸為何不愿意讓我回家又每次催我早早回去。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54:44
  我爸臉色一變,板著臉道:“讓你回去就回去那這么多廢話,這是為你好。”
  “我知道您是為何我,但是我年紀已經不小了,就算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您現在也可以告訴我了!”
  “沒什么苦衷,你早點兒回去就是了,今天天色已經不早了,你留在家哪里都別去,明天去給你媽上完墳一早就離開。”
  我覺得這次不能再讓我爸蒙混過去了,好不容易又一次回來的機會,我肯定要問清楚,如果我真的不能回家,那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回去。
  可不管我怎么問,我爸都不肯開口,只不過他的態度并沒有像之前那么差了,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忽然我家的堂屋門“吱呀”響了一聲。
  我爸聽到這聲音之后立馬面色大變,指著我道:“你先回房待著,我有些事先處理一下,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些什么晚上再說。”
  我爸的表情很是急切,我心中則是疑惑不已,剛才堂屋門響的那一聲我留意到了,那樣子就像是有人在房間中開門一樣。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55:02
  家里現在應該只有我和爸,怎么還會有人在里邊開門呢?
  我爸見我拿眼神瞟堂屋的門臉上略有些不自然,上前拉了我一把,把我往自己的房間中推去。
  我頭一次見我爸露出如此緊張的表情,我現在可以斷定此時的堂屋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不過我爸顯然不想讓我知道,我被他給推到了自己的房間當中,我爸剛給我關上門,我忽然又聽到堂屋門響了一聲。
  我住的這個房間距離堂屋的門還有些距離,我爸顯然不可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去開堂屋的門。
  難道堂屋中有人?可是有什么人是我不能見的呢?
  至于后媽的事情我壓根就沒考慮過,我不止一次的跟我爸說過讓他再找個,如果真的有的話他顯然不會如此的忌諱讓我看到。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4 09:55:27
  我隱約覺得堂屋中隱藏的那人可能就跟為什么我爸一直不讓我回家的原因。
  這么好的機會我決定不能錯過,我過去推了下門,發現門果不其然的被我爸給反鎖了。
  但這顯然難不倒我,這種門鎖我小時候就能自己打開了,小時候我爸不讓我出去玩沒少把我鎖住,我就是那時候學會的用鐵絲開這種老式的門鎖。
  我爸這次顯然也是著急了,他是知道我會這個的,正常情況下他肯定不會忽略這件事。
  門鎖被我撬開,我躡手躡腳的往堂屋靠去,還沒到門前我便聽到了我爸的聲音。
作者:疾峰識勁草 時間:2019-03-05 09:14:20
  不知道后面怎么樣,心急
作者:豪牌 時間:2019-03-05 09:32:14
  頂頂頂,支持支持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5 09:41:15
  我爸的聲音很小,似乎在跟什么人在竊竊私語,我豎起耳朵仔細一聽還是無法聽清我爸在說什么。
  好奇之下我再次往門前靠了靠,但此時我爸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然后房間的門便被猛然推開了。
  我爸一臉怒容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不是讓你好好待在房間中么?出來做什么。”
  我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回答,眼角卻偷偷的瞄向了房間內。
  透過門縫堂屋內大部分的景象都是一覽無余的,我驚愕的發現堂屋中此時竟然沒有人存在!
  那我爸剛才卻是再跟誰說話?
  “滾回去待著,再敢出來我就打斷你的腿!”
  我爸一把拉過還在往堂屋中不斷探頭的我,粗暴的把我從新趕回了自己的房間,不過這一次他沒在鎖門,估計是覺得就算是鎖門也沒什么用處。
  這次我沒再出去偷聽,因為我知道這樣也沒什么用處,不過我心中還是疑惑,便縮在門前等著。
  我就不信那人要一直躲在堂屋當中。
  這一等差不多就個把小時過去了,此時太陽已經落下半邊了,我已經失去了耐心,想出去瞧瞧唐霞霞那邊有消息了沒有。
  之前我爸的回答含含糊糊,我覺得她們這次去狼牙洞那邊也多半沒什么收獲,看來想要找到唐霞霞的爸爸還得落在之前歐陽爺爺說的那小白狐貍身上。
  我正準備動身,堂屋的門卻忽然響了起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5 10:41:30

  人要出來了?我心中暗忖一句,急忙又縮回到了窗邊。
  堂屋中果然走出一人,但讓我有些失望的是這人又是我爸,并不是我好奇的跟我爸說話之人。
  我爸此時神色莫名的凝重,他手中攥著那根跟雞毛撣子一樣的東西在空中胡亂的揮舞了一下,然后徑直往我的房間中走來。
  門被輕輕推開,我爸步履沉重的走了進來。
  “我一會兒要出去一趟,今晚可能就不回來了,你今晚就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如果明天早晨我還沒回來你也不用管我,去給你媽上完墳之后早點兒回去。”
  我爸這話說的相當沉重,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樣,我從沒聽我爸用這種語氣說話,心中也不由的有些慌亂。
  “爸你要去做什么?”猶豫了半天我低聲問道。
  我爸搖了搖頭,“這你就不用多問了。”
  我爸張了張嘴似要再說些什么,但半天之后還是沒說出口。
  他手深入脖子當中掏出一個吊墜來,這吊墜通體黑色,似乎像是某種野獸的牙齒。
  我好奇至于不由的多打量了幾眼,這吊墜我之前可是從沒見過。
  我爸把這東西從脖子上拿下端詳了幾眼,眼神中有些不舍。
  “這東西你戴上,這是你媽留下的。”
  我一聽這東西竟然是我媽留下的心中驚異不已,我媽竟然還留下了東西,這些年我可是第一次聽說我媽有東西留下。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5 12:08:44

  我爸親自把這吊墜給我戴上,我拿起摸了一下,這東西的手感很像是玉石。
  弄好之后我爸轉身就走,我猶豫了一下急聲問道:“爸,剛才在堂屋中你是在跟誰說話?”
  我爸回頭看了我一眼,“你聽錯了,我沒跟人說話。”
  說話這話之后我爸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呆愣當場,我爸竟然說沒跟人說話,這怎么可能,我分明聽到他之前在堂屋中說話,而且那語氣明顯不像是在自言自語!
  這不可能,我急忙沖出房間往堂屋跑去,可推開門之后里邊空空蕩蕩,哪里有任何人的影子。
  難不成我爸剛才是跟招來的魂魄在對話?可我爸的狀態也不像是剛招完魂啊?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把這問題先暫時拋到腦后。
  我爸雖然不讓我出門,但我打算去找唐霞霞,自然不可能就這樣留在家里。
  出了門之后我徑直往唐霞霞家去了,可還沒到她家我便遇到了一臉急色的唐霞霞。
  她遠遠的就看到了我,立馬又加快了速度,而我也疾走幾步迎了上去。
  “找到你爸爸了?”
  唐霞霞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
  我眉頭一皺,這點頭又搖頭是何意思?
  “我爸確實去過狼牙洞,但我們去的時候他們已經不在那邊了,我們在那里發現了一具尸體和一些打獵的工具,這些都是那些人當時帶的,里邊也有我爸的。”
我要評論
作者:xfhope520 時間:2019-03-05 18:06:40
  文筆越來越好了,期待成神
作者:fik913 時間:2019-03-05 19:30:20
  例行打卡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6 08:03:00

  “那尸體是誰的?”我急聲道。
  唐霞霞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尸體臉上的皮好像被剝掉了,一時還看不出是誰來,但絕對不是我爸,我爸手上是有胎記的。”
  我心中一怔,尸體的臉皮也被剝掉了,我記得之前我們從歐陽玉霜那邊看到他們爺倆抬著的那具尸體好像也是沒有面皮的。
  “你爸呢,他還在家么?那些人打算再去找你爸爸讓他幫著再算算,現在又見到死人大家都已經急瘋了。”
  唐霞霞的話把我從思緒當中拉回,“我爸剛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聽到這話唐霞霞略有些失望,看來之前我爸知道狼牙洞這地方讓她也燃氣了一絲希望。
  我覺得我爸在這件事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似乎是不怎么想真心實意的幫助他們的,說出狼牙洞這地方估計也是被逼的無奈才說的。
  “霞霞我覺得要想找到你父親咱們還是得從歐陽爺爺說的那小白狐貍下手。”
  “為什么?要是你爸能算出來不是更快么?”
  “這...難道你沒覺得在這件事我爸似乎不怎么想幫你們么?”
  唐霞霞怔了怔,點頭道:“好像還真是,寧伯伯人一直挺好的,平日當中出個什么事情去找他幫忙他都不會推辭的,你是他兒子,就不知道原因么?”
  我略有些尷尬的干笑一聲:“我雖是我爸的兒子,但這幾年我回來幾次你也看到了,算了咱們還是別糾結這個了,還是先去找到那小白狐貍再說吧,你哥臨走前也說過找狐貍救你爹,我覺得這方法可能更加靠譜些!”
  “好。”
作者:SS蓋世小太保 時間:2019-03-06 08:50:29
  @豪牌 2019-03-05 09:32:14
  頂頂頂,支持支持
  -----------------------------
  豪哥 你的帖子啥時候更新啊?天天過去等你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6 09:34:00
  唐霞霞同意了我的觀點,“那咱們就先去找小白狐貍。”
  “那你知道你哥當時把那小白狐貍賣給什么人了么?”
  “當時我哥本已經答應把那小狐貍留給我養了,但是有人出一萬塊錢我哥哥就給賣了,我聽我哥說過買那小白狐貍的人是在縣城中開大飯店的。”
  “開飯店的?”我心中涌出一些不好的想法,狐貍這也算是一種野味了,這人不會買去把這狐貍給殺了做菜吧?
  不過想到這價錢我還是稍稍松了口氣的,狐貍有養殖的,市價也不是很貴,花一萬塊錢買的話應該不會做出這種蠢事來。
  “縣城中開飯店的這么多,又怎么確定是哪家買的?”
  唐霞霞微微仰頭想了一下道:“我記得我哥哥說過那人好像也是姓唐,而且縣城中的大飯店就那么幾家,咱們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那咱們是現在就去呢還是等明天?”
  此時天色已經不早了,我們這里地處偏僻,去縣城的話要走挺遠的一段路程才能找到車,而且路上有些地方十分難走,這黑燈瞎火的也不方便。
  以我的意思是最好等明天一早在去,但唐霞霞救父心切,哪里肯等到明天,她想趁著現在還有些余光快些趕路,然后趕在今天晚上就去縣城。
  我想了一下還是答應了唐霞霞的決定,現在多拖一些時間她的父親就多一些危險,能快點自然要盡快了。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6 11:04:45

  我倆回家拿了些東西便匆匆上路了,出村沒多久天色便完全黑了下來。
  許是這一兩天經歷了太多的事情,本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唐霞霞在天色之后神色多了些驚慌,身體老是往我身邊靠。
  唐霞霞雖然平日當中性格有些女漢子,但長相和發育和完全跟女漢子不沾邊,而是標準的一個美人胚子,現在靠的如此近,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由自主沁入鼻翼讓我有些心癢癢的。
  我心中暗道一聲罪過,人家這時候正是悲傷焦急的時候,我再生出這種想法來實在是有些不太好。
  但唐霞霞絲毫沒察覺自己現在這種舉動也有些不妥,越往前走靠的也是越近了,而且她的短發也時不時的撩到我的脖頸。
  猶豫了一下,我大著膽子伸出手攥住了唐霞霞的手,她身體微微一抖,并沒有把手抽出來,反而還下意識的攥了攥。
  我心中也有些緊張,雖說以前我倆關系不錯,但這畢竟都四五年不見了,我這舉動實在是有些冒失了,幸好人家沒把手給抽出來,不然可就尷尬了。
  握著唐霞霞的手之后她的情緒也稍微平靜了些,我倆沉默著加快腳步往前趕路。
  今天晚上是有月光的,有了月光的照耀比起手電來強多了,雖然路難走,但我們速度也并不慢,差不多個把鐘頭之后我們已經到了麗水橋這邊。
  過了這橋就不算是鄉下了,只要再走個十多分鐘應該就能找到一些去往縣城的出租車之類的。
  我倆正要上橋,一陣細微的響動卻忽然從水中傳來,這聲音悉悉索索,似是有人輕語,又像是有人在走動。
  。
作者:fik913 時間:2019-03-06 12:48:50
  等著刺激精彩
作者:fdjj123456 時間:2019-03-06 13:25:10
  先頂為敬
作者:wcjianke123 時間:2019-03-06 19:28:40
  強烈支持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7 09:26:30
  唐霞霞在聽到這聲音之后立馬往我的身上縮了縮,我本來就挺緊張的,被她這么一靠差點兒跳起來。
  好一會兒我才鎮定下來,那股悉悉索索的聲音還在繼續,唐霞霞小聲道:“寧寒這是什么聲音啊?”
  我干咽了口唾沫,心神我還想問你呢,不過這時候可不是賣慫的時候。
  “我也不知道,聽聲音的來源好像是從水下傳來的,你先等一下,我過去看看。”
  安穩了唐霞霞一句我便大著膽子想要湊到河邊看看是什么東西發出的聲音來,但松了幾下手唐霞霞都沒松開。
  “我跟你一起。”唐霞霞聲如蚊吶的說道。
  我心中一喜,說實話聽這聲音我也瘆得慌,決定一個人上去看看純屬是硬著頭皮的決定,既然唐霞霞肯跟我一起那自然最好不過了。
  我倆亦步亦趨的往河邊走去,有月光的照耀河面上的一切一覽無余,我粗粗的掃了一眼,除了河面上泛起的波瀾來并未發現什么異常。
  “奇怪。”我皺了皺眉低聲了一句,我和唐霞霞明明都聽到有些奇怪的聲音出來,但這瞧上去怎么一點兒異常都沒有呢?那這聲音是從何處發出來的?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唐霞霞忽然拽了拽我的手臂,我低頭一瞧,發現唐霞霞正抬手指著水面上的一處。
  我立馬循著唐霞霞指的方向瞧了過去,只見那地方竟然有一塊很大的黑色的布,而且奇怪的是這塊布飄在河面上一動不動,絲毫沒有因為水流的運動而動搖分毫。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7 10:27:00

  而之前聲音的來源正是水流沖刷這塊黑布所造成的。
  我心中略有些疑惑,剛才我眼神掃過屬水面的時候好像并未瞧見什么黑布的,難道是剛才我太緊張沒注意到?
  而且這塊黑布好似是有什么人故意固定在那里一樣,誰會閑著無聊把這塊黑布弄到這里?
  疑惑歸疑惑,好歹弄清楚那聲音的來源,我們也可以安心的上橋過河了。
  我附和著唐霞霞一起聲討了無聊把這黑布放在這里的家伙,然后我吐槽的話還沒說完便瞬間怔住了。
  在那塊黑布旁邊忽然開始蕩起陣陣漣漪來,又有好幾塊黑布自水中出現。
  這些黑布在水中不斷舒展,帶展開成四四方方的形狀之后卻忽然又重新收縮到了一起。
  一陣低沉的嗚咽之聲響起,那些黑布驟然消失,河中竟然出現了六個人來。
  這幾人瞧上去跟常人無異,但是在水中卻跟站在平地上一樣,絲毫沒有因為水沒過身體而有絲毫的不適。
  這六人穿著幾乎一樣的衣服,只有領頭的那一位衣服上繡著幾根銀色的絲線,也只有他的臉上還有些表情,剩下的全都是衣服冷冰冰的樣子。
  我已經被嚇懵了,好好的河中怎么還突然出現了人呢?一個讓我驚恐萬分的念頭不由得浮現在我的腦海當中,難不成這些忽然出現的人都是水鬼?
  我爸就是一個招魂師,所以我是知道這世界上應該是有鬼的,但從小到大我卻從沒見過真正的鬼,極度的驚嚇之下我甚至都已經忘了逃跑了,就這樣呆愣當場,連動彈都不敢動彈。
  • puretse: 舉報  2019-03-08 00:30:12  評論真人视讯

    @陸陸陸建秦 :本土豪賞1個碼字光榮(100賞金)聊表敬意。
我要評論
作者:云馬dyq 時間:2019-03-07 10:50:40
  建議大家看后頂一下~畢竟是免費的!
樓主陸陸陸建秦 時間:2019-03-07 11:27:30

  而水中那幾位水鬼似乎也察覺到了我和唐霞霞,忽然轉頭齊刷刷的看了過來!
  六張慘白的臉和六雙幾乎沒什么瞳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這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小腹一熱,差點兒被嚇尿了。
  難道是水鬼?
  我聽聞水鬼這種鬼最喜歡害人,他們自己溺死在河中便喜歡殺人尋找替身,被這些兇物盯上我心中有一種兇多吉少的感覺!
  驚慌之余我覺得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我身邊還帶著一個唐霞霞呢,好歹也要讓她逃出去才是。
  我還沒動,那幾個水鬼倒是先動了,后邊的那五位似乎對我失去了興趣,轉過頭開始在河水當中不斷的往前飄去。
  而領頭的那位則是沖著我漸漸的勾勒起了一個笑臉來。他的臉似乎很是僵硬,做出這表情來十分的艱難,一個笑臉他足足做了兩分鐘才擺出來。
  我此時已經快要哭出來了,人們常說鬼是不會笑的,因為人死后之后一化成鬼多半都不是不得好死的,這種人心中飽含怨氣,凈是執念怎么可能笑的出來?所以見到鬼笑可比見到鬼哭可怕多了。
  那鬼也不管我是如何表情,在艱難的擺出一個笑臉來之后竟然也扭過頭飄飄蕩蕩的去追已經走遠的那幾個鬼了,這一行六鬼匯合在一處之后越行越快,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河水當中。
  “寧寒你還站這里干嘛?快走啊。”
作者:敖弛 時間:2019-03-07 12:17:14
  我擦,看這標題我想接倆字——擼管
我要評論
作者:奮斗的青春啊2019 時間:2019-03-07 12:23:01
  支持樓主,喜歡讀這種題材
作者:l1291121 時間:2019-03-07 12:39:42
  寫的不錯
作者:yizhaa 時間:2019-03-07 12:51:44
  厲害了,我覺得道教有自己的真東西
作者:yizhaa 時間:2019-03-07 12:51:55
  向往向往
作者:yizhaa 時間:2019-03-07 12:52:07
  是小說么??樓主????
作者:ty_秀才299 時間:2019-03-07 14:02:34
作者:英1963 時間:2019-03-07 14:21:24
  哎呀,小說。收藏細讀
作者:相見歡06 時間:2019-03-07 14:52:46
作者:似水如巖2019 時間:2019-03-07 14:59:40
  要火,幫頂
作者:似水如巖2019 時間:2019-03-07 15:00:16
  要火,幫頂。
作者:渣叔2018 時間:2019-03-07 15:09:22
  編故事的又開始啦,小板凳準備好了
作者:福田曾 時間:2019-03-07 15:13:14
  看看小說
作者:耿磊2018 時間:2019-03-07 15:51:55
  這是寫小說嗎
作者:看海78 時間:2019-03-07 16:41:15
  作者文筆不錯啊
作者:假如ff 時間:2019-03-07 16:47:41
作者:ty_晴朗839 時間:2019-03-07 17:07:05
  牛逼牛逼 好看好看 坐地等更
作者:ty_晴朗839 時間:2019-03-07 18:00:07
  全部點贊了 有贊有回哈
作者:佛曉2018 時間:2019-03-07 18:34:06
  鬼故事請繼續
作者:_ZJB 時間:2019-03-07 18:41:25
  手藝人
作者:_ZJB 時間:2019-03-07 18:41:31
作者:不知道2018鄭 時間:2019-03-07 18:59:47
作者:liang_梁 時間:2019-03-07 19:02:30
  超級好看的故事!!加油頂!!
作者:笑一笑2019 時間:2019-03-07 19:32:21
  好看,一口氣看到這
作者:Tristaco 時間:2019-03-07 19:32:41
  加油 趕稿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12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真人視訊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