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视讯

絲路長歌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00:36:59 點擊:3204 回復:446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 4 下頁  到頁 
  故事概要:
  娜娜盤陀,原名安子衿,其祖上為安息國皇帝霍拉德(就是BC53年擊敗羅馬統帥克拉蘇,并灌其咽喉金汁致死的安息君主)。在安息王朝(AD224年)被薩珊波斯取代后,其祖先便改為安姓,一直從事絲綢之路的商貿,累世成為巨賈.其祖父安崇漢于西晉元康初年舉家定居長安,并在AD297年開設了赫赫有名的流花坊。兩年后得子, 取名安慕華。
  慕華出生沒多久,西晉皇族再次爆發內亂,安家不經意間卷入了八王之亂的政治漩渦。AD312年,匈奴軍隊攻入長安,晉懷帝被俘,長安城被大肆破壞,安崇漢也身死家破,臨終前安排慕華入蜀,師從自己的好友天師道首領范長生,慕華天資聰穎,很快習得一身好武藝,尤其一手天師劍法使得出神入化,被譽為天師道三杰之一。AD317年,匈奴劉曜再次攻破長安,西晉滅亡,天下大亂,北方漢地人民紛紛掀起南逃浪潮,僅有西部涼州暫離戰亂,還算世外桃源。安慕華仰慕涼州漢風,不愿常留蜀地,于是歷盡艱辛前往河西,很快成為前涼國都一名太學博士。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春日,慕華在涼州踏歌節上,見到了逃難到姑臧城的曹魏皇族后人夏侯采薇,采薇用瑤琴彈起《鄭風·子衿》,并和慕華踏歌相和。二人彼此傾心,很快結為秦晉之好,后來生下一個兒子,取名安子衿.本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以教授詩經和樂舞為生.然而涼王張茂卻在慶祝靈均臺建成的宮廷宴會上,垂涎跳盤鼓舞的采薇美色,霸占不成逼死采薇,慕華為替妻復仇自毀盛世美顏,趁涼宮廷內斗的時候刺傷了涼王(不久后張茂薨),但卻身份暴露,被波斯祆教(拜火教)高手阿爾塔擊成重傷。慕華與子衿父子后被大秦(羅馬)商人馬庫斯販賣到貴霜國,成為貴霜歙侯支恨天的奴隸,不到半年,慕華因過于思念采薇,加上舊傷復發而過世。
  年幼的子衿在支恨天那里受盡屈辱,七歲那年終于逮住一次機會逃離魔窟,從此流落西域,為了躲避貴霜人的追捕,整日在山上與野狼和雪豹為伍,這也練就了子衿強健的體魄和堅韌的毅力,并很快學會了父親留給他的天師道武功。十二歲那年,在金山(阿爾泰山)北麓,子衿救了與格里芬部族爭奪黃金而受傷的獨目人部族少年無鹽,并成為至交。十四歲那年,子衿在龜茲國遇到了西域高僧佛圖澄大師,蒙其指點,內力和武功都突飛猛進。
  十七歲那年(AD338年),子衿在蘇薤城(撒馬爾罕)無意中聽到了幾個黑衣人的談話,被已是波斯國師的阿爾塔一路追擊,幸虧得到阿爾塔女兒卡姆蘭的幫助,幾次躲過追殺,但過夢柯冰川的時候遇到雪崩,為救卡姆蘭失足跌落冰川谷底,后被樓蘭(鄯善)王元孟的侄女依蓮救起。子衿因禍得福,由于在谷底獲得一本波斯武功秘籍,憑借其天資,子衿竟然在三個月內學會了秘籍中的全部武功,并逐漸融匯貫通了天師道、佛家、波斯三派的武功,內力也大有精進。長時間照顧子衿,讓依蓮對其情根深種。一年后,子衿、依蓮、卡姆蘭和無鹽等四人結伴來到龜茲國都延城(庫車)的萬國廣場,參加西域諸國聯合舉辦的年度盛會乞寒節,與其結伴合作奪得蘇幕遮(乞寒舞)頭彩的傳奇女子蘭陵,給子衿和其他三人留下了莫名好感,但蘭陵當時帶著面具,所以子衿尚未淪陷情網。
  蘭陵總是女扮男裝,英姿颯爽,落落大方,機敏過人,文武雙全,尤為重要的是,蘭陵幾乎無所不通,很快成為五少年的絕對核心。五人結伴縱橫西域,開啟了絲路大探險之旅:尋覓大夏國黃金之丘,拜訪漢日天種的公主堡,游歷百花城富樓沙(白沙瓦),探險熱海(伊塞克湖),緝盜魔鬼城,踏歌敦煌,吹笛玉門關……對五位美少年來說,那段如歌的歲月總是短暫卻又讓人充滿懷念。
  在高昌城飲酒之夜,蘭陵第一次現出女兒真身,子衿激動得踏舞一曲《秦風·關雎》,向蘭陵表達了自己心意,而蘭陵則淡淡回歌《邙風·柏舟》,當真是流水有意,落花無情,子衿不禁黯然神傷,離城而去。傷心豈獨安子衿。卡姆蘭早就癡戀蘭陵,只是沒想到蘭陵是個女人,但她已經愛得無法自拔了,于是在酩酊大醉之后不顧一切抱著蘭陵狂吻訴衷情,蘭陵則大方的摟著卡姆蘭的腰進行安慰(姬情四射)。依蓮看到自己苦戀的子衿原來早就心有所屬,雖然幫忙從蘭陵身上拉開了卡姆蘭,自己卻控制不住傷心,酒入愁腸化作淚如雨。貴霜歙侯支恨天因為記仇子衿,趁其傷心獨自在城外漫步的時候,準備偷襲子衿,幸虧被無鹽發現,一邊示警一邊趕來相助,卻被波斯國師阿爾塔擊傷。子衿因為不能凝心聚神,根本無法抵擋兩大高手的聯手攻擊,被阿爾塔兩次擊中肩膀。危急時刻,一個蒙面人出現,擊退了支恨天,蘭陵等人也趕了過來,阿爾塔一看討不了便宜,便迅速撤離,不待子衿示謝,蒙面人也轉瞬消失在夜色中。子衿暗自松了口氣,開始查看無鹽的傷情。蘭陵對著蒙面人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五位年輕人來到了焉支山下的黃金牧場,策馬奔騰,以發泄連日來的苦悶。如果不是蘭陵無意發現了一匹雪花般的駿馬,一路追到了牧師苑,遇到那位幫她降服雪花驄的神俊青年棘奴(冉閔),那也許五位年輕人還會長年留在西域,繼續他們愜意的人生。如果不是那匹雪花驄,如果沒有遇到冉閔,多年以后子衿這樣想,蘭陵還會不會活著呢?我還會變成今天的娜娜盤陀嘛?可惜一切沒有如果,那匹雪花驄不光改變了這群年輕人的命運,也為冉閔帶來了人生的閃光。
  幾天之前,冉閔在焉支山上馴服了野馬火焰駒(朱龍馬),今天剛帶到牧師苑喂馬吃草,結果竄出了另一匹雪色神駒,他看到一位淡綠衣的美女追在后面,卻被越拉越遠,于是冉閔一聲呼哨喚來了火焰駒,迅速騎馬追上雪花驄,然后閃電般躍上其馬背,輕松的降服了神駒,等蘭陵追上來的時候,冉閔輕拍雪花驄脖子并套上馬鞍交給蘭陵,沖她燦然一笑,他看到蘭陵眼波流轉盯著自己看了片刻,然后突然一臉緋紅,低頭抿嘴笑了起來。于是,屬于他們二人的故事開始了。當子衿等人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時候,蘭陵早已恢復了常態,指著冉閔告訴眾人說:棘奴,這是我的伙伴們,他們從左到右依次是安子衿,依蓮,卡姆蘭,無鹽。然后對著老伙伴們說:伙計們,這是棘奴,剛幫我馴服了新坐騎雪花驄,你們可以叫他冉閔或者石閔。從此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從此以后,一個屬于三聯神(冉閔& &蘭陵&迷霧)的傳奇時代開始了。他們在絲路助樓蘭,救龜茲,擊車師,敗貴霜,退波斯……后來在洪馳嶺(烏鞘嶺)糅合乞活軍、天師道、西域群英,組建了名震天下的長生軍。長生軍最初由冉閔擔任統帥、長生將軍,蘭陵為長生中郎將(后任長生將軍),子衿為長生校尉(后任長生中郎將)。三聯神率領長生軍屠胡滅羯,拯救后趙漢民,并最終創立冉魏國(AD350年),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不朽營都尉無鹽及半數長生軍將士戰死沙場,蘭陵至死也沒能盼來和冉閔的相守,也沒能見到魏國建立。AD352年四月,冉閔與慕容鮮卑大軍決戰廉臺,最終寡不敵眾,被鮮卑蓋世名將慕容恪慕容霸兄弟擒獲,獻于其兄鮮卑國主慕容儁跟前,不屈而死,魏國也隨之滅亡。長生軍群龍無首,也隨之分裂,一部分隨火焰營都尉第五嬴(惜語)加入乞活軍繼續抗爭,一部分隨依蓮南下朱崖洲(海南),浪跡海外,另一部分隨浮云(卡姆蘭)成為絲路商賈護衛。蘭陵的過世讓子衿生無可戀,一度混跡在長安流花坊做一個護衛蹉跎度日,后來機緣巧合救下涼國公主張麗華,并幫張麗華除掉涼王張祚成功復國,之后封劍歸隱,從此不知所終。
  西域長風吹不盡,駝鈴聲聲又一春。多年以后的某一天,一位叫曹祿山的粟特商人,為躲避盜賊逃入祁連山,被一個叫安艷典的人救了下來,后來二人在窟窿峽冰洞里發現了一座雅致古墓,打開古墓之后并未發現任何財寶,墓壁四周全是彤紅的火焰和一群蘇幕遮舞人,墓中央放著一個長度不到三尺的粟特精制納骨器,棺頂畫著一只波斯神鳥席穆夫(類似鳳凰),中央刻著八個隸書漢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落款是三種文字,分別用漢文/波斯文/粟特文寫著:安子衿/娜娜盤陀。而在棺頂對應的古墓頂壁,一位眼波流轉如星辰的婷婷美女,正在含笑擰腰踏鼓唱著相和歌。據安艷典說,自己是卡姆蘭家族的后人,從卡姆蘭開始,他的家族一直保存著長生軍的一副畫,畫中的女統帥蘭陵和墓頂的美女長得一模樣。曹祿山則望著踏歌美女喃喃說道:活了這么多年,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世間有像蘭陵那么美麗的女人,我要把這里的一切記下來。
  為了感謝安艷典的救命之恩,曹祿山回到康居后,重金請了一位波斯畫師將古墓中的情景繪了出來,送給了安艷典。從此,安子衿/娜娜盤陀、蘭陵、冉閔、三聯神和長生軍的故事重放光明,伴隨著絲路駝鈴,傳遍了西域和中原的每個角落。

打賞

108 點贊

主帖獲得的真人視訊人工計劃分:0
舉報 | | 樓主
樓主發言:287次 發圖:172張 | 更多 |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1:42:05
  一樓獻給波斯至高善神與智慧之主阿胡拉·馬茲達,愿我們都能善思、善言、善行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2:10:22
  本人十幾年前就想寫一部關于兩晉十六國時期的小說,當時也曾動筆,取名《亂世英雄亂世情》,打算分成三部曲,每部曲分別以冉閔,蘭陵,迷霧(就是我本人主人公安子衿/娜娜盤陀的原型)做第一主人公,但三部曲里面三人都穿插出現。其中冉閔為屠滅胡羯,建立冉魏國的皇帝,是歷史真實人物,蘭陵和迷霧(安子衿)為虛構,可惜由于各種原因,沒有寫完就廢棄了(當時僅完成了迷霧(安子衿)協助前涼國公主張麗華復國的一段故事)。如今終于下定決心,計劃重新動筆。考慮到冉閔的歷史定位充滿爭議,所以打算以安子衿/娜娜盤陀作為主角,啟動第一部曲《絲路長歌》。后面再續寫第二部曲《北方有佳人》和第三部曲《武悼天王》。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4:02:42
  在正式動筆寫絲路長歌之前,先上兩張藏自新疆博物館的文書圖片,發現于吐魯番的墓葬,記錄了公元670年前后生活在中國的一位胡商的呈堂證供。(參考美國著名漢學家芮樂偉·韓森(Valerie Hansen)的《絲綢之路新史》(<THE SILK ROAD A NEW HISTORY>),主要講述了一名叫做曹祿山的胡商要求法庭協助他追討別人欠他亡兄的275匹絲絹,并且獲得法庭支持。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4:16:12
  好了,接下來我們的《絲路長風》故事就從這位胡商曹祿山開始。寫作要有代入感,上一張《胡商遇盜圖》。諸位,姑且就把圖中最右面那位紅衣白帽的胡兒哥哥當作曹祿山吧。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6:29:36
  在宇宙之初,有兩種原始的力量,共生著,

  他們是善和惡,存在于思想中、言語中、行為中。

  讓智者在兩者間選擇正義,

  做好的,不做卑賤的。

  ——《波斯古經》

  


  剛剛隨著莫高(穆護,就是祭司)做完了圣火祈禱儀式,趁著大家休息的時候,我輕輕走出圣火殿。夕陽溫柔的照在不遠處的圓形寂靜塔(天葬臺)上,空中一只蒼鷹正在瀟灑的掠過。身后的圣火殿大門被一縷陽光映照得金光閃閃,把我籠罩在一片金色之中,此時此刻,我發現生命是那樣的美好。

  

  我叫軋犖山,三十歲,是來自西域曹國迦底真城(撒馬爾罕西北)的一名粟特商人,但我更喜歡別人叫我的漢名曹祿山,因為我不想做戰神軋犖山,我想做一個如同圣火那樣充滿光明的智者,所以二十歲那年,我為自己改名曹祿山。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蝸牛與半夏 時間:2019-03-10 17:19:54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朵鮮花(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9:03:22
  此時,我正處在原州(寧夏固原)東南的火祆祠,這是我們西域胡人聚會和祭祀的圣地。十天前,我的胡商朋友史萬年從河西傳來書信,西域長史已經判我勝訴,關于我替亡兄向李謹紹索賠的兩百七十五匹絲絹,將勒令對方盡快向我賠付。
  而在三天之前,我在蕭關遇到候騎穆長風,他告訴我說,為了慶祝大唐代王李弘新晉太子,高宗皇帝已經宣布,一個月后的三月初三,長安城將舉行盛大的春游,而名滿天下的太常樂正裴神符,以及艷絕長安的綠蘿姑娘,即將聯手表演舞曲《火風》,這首火風,當年可是裴神符技驚四座的神曲,不僅所有樂工傾倒,連太宗皇帝和一眾大臣都為之叫絕。裴神符因感念太宗知遇之恩,自從先帝駕崩,就淡出樂壇,不再彈奏此曲,今番大唐河清海晏,四夷賓服,適逢代王晉儲,高宗皇帝敕令神符大師表演此曲。
  想到這首名滿天下的神曲即將重出江湖,作為文藝青年的我,不,作為文藝大叔的我,那顆老心肝兒啊,早就癢得不得了。我們粟特人骨子里留著樂舞的血脈,千百年來都不曾變過。十年前,我就已經是胡旋舞的頂級大拿了。七年前開始,我就連續拔過五屆西域萬國舞的頭彩。今番,我不僅可以一睹神符大師的風采,還有機會在大師面前炫一下我的胡旋舞,如果能與大師和綠蘿姑娘合作一把,那我曹祿山夫復何求?
  我的心早就飛到了長安城。只不過呢,我留在原州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等待一個人,至于這個人是誰,我先不告訴諸君。
  (當然,順便吐槽一下,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你個憨貨,忒不地道了吧,居然把我曹祿山當成那位遇盜的紅衣白帽老爺爺,我有那么老丑嘛?雖然我這年代沒有拍照術,你也不能拿我這位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西域帥GG開涮呀,我這祿山,可不是僅有光明呀,還要帥得觀貼的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們不要不要的,你們說洗不洗呀?)
  PS:補上兩張曹祿山想像圖和穿越圖(前圖左邊是歷史上的我,后圖右邊是穿越過來的我)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0 19:04:17
  @蝸牛與半夏 2019-03-10 17:19:54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朵 鮮花 (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我也要打賞 】
  -----------------------------
  多謝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00:04:54

  
  
  選自敦煌舞和漢唐舞,第一張就是我想象的火風舞,第二張是我想象的綠蘿姑娘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00:17:12

  
  這就是我想象的琵琶大國手裴神符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00:17:21

  
  這就是我想象的琵琶大國手裴神符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01:05:24
  吼吼,是不是有點穿越即視感?沒關系,瞧瞧第一張圖那位明艷動人的姑娘,有人說這是當年盛舞的蘭陵,第二張圖,是我曹祿山當年第一次稱霸西域舞林的情景,夠帥夠拽吧?

  
  
作者:aken200810 時間:2019-03-11 08:13:01
  期待全文!
作者:天之衢2019 時間:2019-03-11 08:23:33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09:15:33
  @aken200810 2019-03-11 08:13:01
  期待全文!
  -----------------------------
  多謝支持,我會加油的
作者:lulu8933 時間:2019-03-11 10:09:05
作者:當了褲子上網 時間:2019-03-11 11:01:16
作者:當了褲子上網 時間:2019-03-11 11:02:39
  三分魏蜀吳,兩晉前后延,
作者:當了褲子上網 時間:2019-03-11 11:03:25
  三分魏蜀吳,兩晉前后延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11:13:01
  @當了褲子上網 2019-03-11 11:01:16
  頂樓主
  -----------------------------
  多謝當褲兄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12:56:21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0 19:03:22
  此時,我正處在原州(寧夏固原)東南的火祆祠,這是我們西域胡人聚會和祭祀的圣地。十天前,我的胡商朋友史萬年從河西傳來書信,西域長史已經判我勝訴,關于我替亡兄向李謹紹索賠的兩百七十五匹絲絹,將勒令對方盡快向我賠付。
  而在三天之前,我在蕭關遇到侯騎穆長風,他告訴我說,為了慶祝大唐代王李弘新晉太子,高宗皇帝已經宣布,一個月后的三月初三,長安城將舉行盛大的春游,而名滿天下的太常樂正裴神符,以及艷絕......
  -----------------------------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12:57:20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0 19:03:22
  此時,我正處在原州(寧夏固原)東南的火祆祠,這是我們西域胡人聚會和祭祀的圣地。十天前,我的胡商朋友史萬年從河西傳來書信,西域長史已經判我勝訴,關于我替亡兄向李謹紹索賠的兩百七十五匹絲絹,將勒令對方盡快向我賠付。
  而在三天之前,我在蕭關遇到侯騎穆長風,他告訴我說,為了慶祝大唐代王李弘新晉太子,高宗皇帝已經宣布,一個月后的三月初三,長安城將舉行盛大的春游,而名滿天下的太常樂正裴神符,以及艷絕......
  -----------------------------
  侯騎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21:18:08
  說起綠蘿姑娘,諸君可別被她艷絕長安的名頭迷惑了,她乃是大琴師呂才的關門弟子,呂大師與琵琶國手裴神符并稱大唐雙音。從六歲開始,還曾追隨有“龜茲舞魂”之稱的白亦婆練習舞蹈,直到四年后舞魂過世。十六歲那年,綠蘿更是在大唐萬國舞會上技壓群芳,奪取花魁。如今年方二十,不光出落得比以前更明艷動人,她那獨絕天下的嗓音以及翩若驚鴻的舞步,也堪稱大唐樂舞的明珠。
  諸君肯定會質疑我,你一個小小的曹國胡商,能知道這么多事情?嘿嘿,告訴各位一個小秘密,當她還是個十歲小姑娘的時候,就在百妙坊請教過我胡旋舞的跳法。后來我每次來長安,她都要和我一起切磋歌舞技,比如斗百草,小天,拓枝舞,婆伽兒……當年她奪取花魁,正是用我教她的那曲長樂花,驚艷長安。我這次之所以著急趕去長安,就是要把我最近才熟練掌握的五色鹽(黃帝鹽,突厥鹽,疏勒鹽,神雀鹽,滿座鹽)教給她,讓她可以在三月初三表演出來,大放異彩。
  在大多數俗人眼中,樂舞只是綠蘿的附加技能,是她驚艷的美麗才讓無數王孫公子、巨商大賈為之傾倒。在我眼里,我看到的是一個真正的樂舞精靈,就像五色鹽一樣,集百家之長而為己用。
  附上三張圖,圖一是敦煌飛天樂舞,圖二是我曹祿山想象中的五色鹽(已失傳),圖三是送給諸君的綠蘿姑娘。

  
  
  


作者:靜默如深海 時間:2019-03-11 21:29:31
  精彩,期待繼續。看來樓主平時沒少看武俠和歷史書
作者:我心飛翔兮518 時間:2019-03-11 21:37:01
  拜訪
我要評論
作者:宣嬌2018 時間:2019-03-11 21:39:09
  用配圖來增加代入感,有意思!
作者:靜默如深海 時間:2019-03-11 21:45:24
  絲路長歌,悠遠,流長,俠骨,柔情。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22:05:45
  雖然心早已經飛到了長安,但我還只能留在原州,至于能讓我留下來等的那個人,現在可以告訴大家了,他是波斯王子泥涅師,大唐高宗冊封的波斯王卑路斯之子,已經滅亡的薩珊波斯末代皇帝伊嗣俟三世的孫子。泥涅師還有一個身份,他是綠蘿的愛人,關于他們二人的其他故事,我就不在這里八卦了。
  泥涅師十天前已經從疾陵城(伊朗扎博勒)他父王那里趕回來,準備向大唐求救。因為大食國軍隊已經逐漸逼近疾陵城,卑路斯感到惶恐。泥涅師估計此時正在敦煌到張掖的某個路段狂奔。我估計再有三五天,他就可以到達原州。
  當然了,為了祝賀新立儲君,泥涅師少不得要替他父親進貢一些西域寶物。
  閑來無聊,我就附一張泥涅師王子的擺酷像給大家,他手中的刀,就是傳說中的時之刃。(諸位別告訴他,免得怪我出賣他的肖像權)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23:20:49
  @靜默如深海 2019-03-11 21:29:31
  精彩,期待繼續。看來樓主平時沒少看武俠和歷史書
  -----------------------------
  果醬果醬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1 23:24:28
  @宣嬌2018 2019-03-11 21:39:09
  用配圖來增加代入感,有意思!
  -----------------------------
  靈感來自于查閱資料,發現有很多珍貴的圖片,所以就來插花一下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00:14:14
  看到曹祿山那么得瑟,還埋怨我這位千年后的樓主,粟特胡兒,居然也懂得激將之法,本大樓主原本打算一直安居幕后的,這下不得不出山以正視聽了。
  我先把曹祿山提到的五色鹽簡單做個說明。出自《隋書·列傳·卷四十八》:“煬帝即位,遣司隸從事杜行滿使于西域,至其國,得五色鹽而返。”未說明五色鹽究竟所指為何。有說法指五種顏色的鹽,本樓主取另一種說法,是一種曲子,比如樂府古題《昔昔鹽》,這里的“鹽”即“艷”,是曲子的別名。五色鹽其實就是一支極具西域風情的歌曲。《元怪錄》載,三娘工唱《阿鵲鹽》。又有《突厥鹽》、《黃帝鹽》、《白鴿鹽》、《神雀鹽》、《疏勒鹽》。《滿座鹽》、《歸國鹽》。所以樓主從中選取五種合稱五色鹽。
  另外,曹祿山此刻攜帶著卑路斯父子獻給唐高宗的西域奇寶:九環黃金腰帶,這是絲路長歌主人公安子衿等人,當年從從大夏國黃金之丘(阿富汗北部)獲得的稀世奇珍,當然,曹祿山和卑路斯父子都不知道這個黃金腰帶的來源。諸位若有意,可以穿越回去奪寶,不過當心被滅族喲。
  本樓主放個大招,附上九環黃金腰帶的實物圖鎮樓,亮瞎你們的鈦合金雙眼。

  
  
  


  •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舉報  2019-03-12 00:35:26  評論

    附帶說明:現存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黃金腰帶,出土于黃金之丘(TILLYA TEPE)四號墓,長96.6、寬4.19厘米,年代為公元一世紀。阿富汗北部的席巴爾甘·提爾雅遺址曾是大月氏人建立的貴霜帝國的城市,1978年,蘇聯—阿富汗聯合考古學家在此處發現了“黃金之丘”。
我要評論
作者:ty_晴好694 時間:2019-03-12 09:18:36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作者:lulu8933 時間:2019-03-12 09:28:59
  坐等樓主更新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0:05:16
  @ty_晴好694 2019-03-12 09:18:36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個 贊 (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我也要打賞 】
  -----------------------------
  多謝支持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0:09:35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0 11:42:05
  一樓獻給波斯至高善神與智慧之主阿胡拉·馬茲達,愿我們都能善思、善言、善行
  
  -----------------------------
  補充兩張關于阿胡拉·馬茲達的圖片

  
  
作者:靜默如深海 時間:2019-03-12 11:36:26
  又看了一遍,真的很精彩,期待下文!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1:56:59
  大約一個月前,當大唐帝國在慶祝新年的時候,大食將軍阿布已經率領兩萬帝國大軍向東開進,準備討伐薩珊波斯的流亡政權——波斯王卑路斯了。而卑路斯駐扎在疾凌城的軍隊不過三千,是被卑路斯收整的效忠薩珊王朝的殘軍。半個月前,一小隊波斯游騎在疾凌城西二百里遇到大食兩千前鋒軍,結果游騎隊幾被全殲,僅兩人逃回疾凌城,向卑路斯稟告了這個消息。一想到大食兩萬帝國精銳正在隆隆挺進,還有那個戰功赫赫且殺人如麻的阿布,卑路斯就感到頭皮發麻。
  當時王子泥涅師正在安西都護府聽差,當他接到父親傳來的急訊之后,親自拜訪了大唐安西大都護裴行儉,向他請求安西都護府發兵救援其父。由于茲體事大,雖然裴行儉與卑路斯私下關系不錯,也不敢妄自做主,一方面答應遣人與卑路斯溝通,一方面讓泥涅師向大唐中央朝廷求救。于是,泥涅師便騎著裴行儉贈與的寶馬,日夜兼程趕往長安。當曹祿山在原州火祆祠祭拜的時候,泥涅師正好在酒泉駐馬飲水。
  附一張河西走廊地圖

  

作者:當了褲子上網 時間:2019-03-12 12:26:01
作者:落花060506 時間:2019-03-12 12:35:06
  不錯,繼續努力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2:56:48
  @lulu8933 2019-03-12 09:28:59
  坐等樓主更新
  -----------------------------
  感謝關注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5:33:30
  五天之后的黃昏,我像往常一樣做完禱告儀式,然后走出圣火殿。整個火祆祠靜靜的佇立在黃沙里,四周空蕩蕩的,前幾日人聲鼎沸,駝馬穿梭的情景消失了,東去的胡商們三天前就組隊向長安趕路了,而西行的駝隊也于今早啟動了行程。人生或許也是如此,熱鬧和精彩不過是剎那,更多的歸于沉寂吧,我不禁發出這樣的感慨。盡管我只有三十歲,從小以來虔誠的信仰,加上長年東奔西走的生涯,讓我擁有了一顆更加成熟的心。
  陽光有些慘淡,寂靜塔上空也沒了蒼鷹的蹤影,雖然是初春,風起的時候依然感覺有些刺骨。我走在漫漫沙地上,心里想著,泥涅師這一兩天按理應該到了吧,如果不是要把珍寶九環黃金腰帶轉交給他,我現在應該快到長安了。
  當我望向山頂的寂靜塔時,突然發現天空不知何時變成了暗紅色,一群飛鳥從至火祆祠上空匆匆飛過,不時發出尖叫。我心中默念至高善神阿胡拉馬茲達的名字,快步返回火祆祠旁邊的居所。還沒等我走出幾步,迎面刮起了大風,漫天的黃沙四處飛舞,天色變得一片昏暗。
  前腳剛剛踏進土屋,一粒鳥糞就落在我肩膀,我趕緊將其拍落,然后迅速入屋,關上門,點起了油燈。火光漸漸明亮起來,我的心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腦補一下:圖一是火祆祠和寂靜塔,圖二是當天的情景,圖三是我在祈禱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5:40:17
  @當了褲子上網 2019-03-12 12:26:01
  好圖文
  -----------------------------
  果醬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6:47:13
  如今早春二月,按理并不是原州暴風的季節,但從黃昏開始,狂風就一直在呼嘯,黃沙不斷拍打著大門,仿佛惡魔即將來臨。偶爾漏進來的冷風,吹得油燈的火苗東倒西歪。已經過了半夜,我做完了當天最后一次祈禱,見狂風依然沒有要停的跡象,便開始打坐入定練功。
  恍惚之中,我又回到了從前。有一次跟隨商隊路過大斗拔谷(甘肅扁都口),結果遭遇了一幫盜匪,同行有二十一人慘遭殺害,剩余三名商人也逃走了,只剩我一個人拼死抵抗。幸好遇到一位從昆侖山來的道人擊跑盜匪,救下了我,并且傳給我一套飛天劍法和昆侖內功心法。
  一轉眼十三年了,如今的我,那套飛天劍法早已練得爐火純青,內功也在不斷精進。行走西域五年以后,已經沒有盜匪敢找我麻煩了。當然了,二十三歲那年開始,我能連續多年拔得西域胡旋舞頭彩,除了我天生擁有舞魂,更多要歸功于那位道人,因為較為深厚的武學和內功基礎,讓我在表演胡旋舞的時候精力充沛,可以作出許多讓人匪夷所思的動作并且游刃有余。
  狂風終于慢慢退去了,此時已快到寅時。當我即將入定的時候,西邊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在接近我居屋的時候馬蹄聲慢了下來,然后聽到砰的一聲,像是一個較大物體掉在地上。我知道,我等待的人終于來了,只不過沒想到會是以這樣的方式。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17:21:57
  諸位以為騎馬的波斯王子都是下面這樣的拉風帥哥

  
  實際上我當晚救回來的泥涅師王子是這樣的,摔得五葷八素,滿眼星星

  


作者:我心飛翔兮518 時間:2019-03-12 19:31:02
  拜訪支持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20:29:00
  @靜默如深海 2019-03-12 11:36:26
  又看了一遍,真的很精彩,期待下文!
  -----------------------------
  好的,感謝支持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21:39:28
  就這星星眼,還是為了替泥涅師遮丑,真實的情況是慘不忍睹。當我打著火把尋到他的時候,他側躺在沙地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滿臉血污混著沙子,嘴唇干裂,衣服斷了兩截,靴子也破了。這位曾經率領三百波斯鐵騎浴血奮戰,擊退大食兩千騎兵,也曾獨闖祁連堡,斬殺數十悍匪,營救出十幾名胡商的薩珊波斯第一勇士,今天居然倒下了,可以想象,他應該經歷了很大的驚險和苦難。
  但我知道他沒死。不光因為他有強健的體魄,根據我們祆教的說法,他是被斗戰神和靈光眷顧的人,這樣的人是不會被輕易擊倒的,除非斗戰神和靈光遠離了他。
  我搭上他的鼻孔,發現他還有輕微的呼吸。本來祆教是忌諱血污等不潔東西的,但此時事變從權。我把他抱進屋內的床上躺下,然后為他止血和清理污漬,喂了他一顆九轉還魂丹。約莫過了一盞茶功夫,泥涅師咳出了一口瘀血,然后緩緩睜開了雙眼。當他發現了我的時候,艱難地擠出一絲笑容,沙啞的說道:“祿山,對不起,麻煩你了。”
  我暗自松了口氣,示意他不要再說話,然后仔細為他檢查。我發現泥涅師除了脖子旁邊有一道血痕,左胳膊上有道一寸多長的刀傷,右邊腰部紅腫,似是被鈍器擊傷,其他地方并無大礙。
  “我們以祖爾貢品、摻奶的胡姆和巴爾薩姆枝,以智慧的語言和天啟,以善良的言論和行為,贊美馬茲達創造的強大的凱揚靈光。”我對著墻上的至高善神,虔誠的念了兩遍頌文。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23:22:57
  “殿下,我看你除了胸口內傷以外,其余的都是外傷,應該沒有大礙。我這里還有兩顆九轉還魂丹,接下來你每天服用一顆,然后靜臥三五日,基本就可以恢復了。”我把手打在泥涅師胳膊上說道。
  泥涅師說道:“祿山,此間沒有外人,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
  沒等我回話,他又說道:“我不能久趟,等我內傷稍好一些,明天一早就要趕往長安求援,否則會誤了軍國大事。我在酒泉歇足的時候,聽到可靠消息說,阿布的主力騎兵已經距離疾陵城不到四百里了。而他的前鋒軍,已經扎營在城外七十里地。”
  我知道泥涅師的擔憂,安慰他說道:“殿下,就算你明天快馬趕往長安,起碼也要兩天時間,說服大唐天子答應調動安西唐軍救援起碼一天,等你拿著虎符找到裴大都護調兵行動,起碼又要七八天。等援軍前鋒趕到疾陵城,至少半個月已經過去了。只怕是援軍還沒出發,疾陵城已經岌岌可危。況且,以你目前的情況,根本經不起折騰。”
  泥涅師略微思索了一下:“祿山,你看這樣如何?我這里有一封父王親筆的求救書信,還有那條黃金腰帶,麻煩你明早就快馬帶往京城,找到綠蘿,讓她帶你進宮,將書信和黃金腰帶面呈圣上,無論如何,一定要懇請圣上救我埃蘭(薩珊波斯人自稱埃蘭人或者埃蘭沙赫爾)一族。我則火速趕回疾陵城,同我父王一起抗擊阿布,同時,等待大唐援軍來救。”
  “目前看來,這是唯一的選擇。殿下,我當年曾經救過回鶻仆固部落的俟斤仆固仁美,他給了我一塊仆固部落的狼頭鐵牌,你拿去找他,說是我求他的,他必會助你一臂之力。”一邊說話,我一邊掏出鐵牌,遞給泥涅師。
  泥涅師接過鐵牌,緊緊握住我的手動容道:“祿山,剛才我已經欠你一命,此番如能拯救我父王和埃蘭人于危難,他日我若為王,必將厚報你的大恩。”
  “殿下,何必客氣。你先別說話,既然明早就要行動,請你坐起來,我替你運功療傷,請跟隨我指示來做。”我一邊說,一邊扶起泥涅師做好,然后雙掌抵在其后背,運起昆侖六合功,將內力緩緩輸入泥涅師體內。
  不知何時,一縷陽光從戶外照了進來,我看到泥涅師頭上冒起了絲絲熱氣,而他體內的氣流,已經基本恢復了正常。
  PS一下,以上算是第一章結束了,暫且取名風起河西吧。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2 23:45:50
  第一章結束,本樓樓現身推薦一下央視的紀錄片《河西走廊》以及雅尼大師的音樂《河西走廊之夢》

  
  
  
作者:tootian 時間:2019-03-13 08:24:59
  樓主文思泉涌,膜拜。
  對配圖點贊??

  坐等更新
作者:Xiaoyumm8933 時間:2019-03-13 08:30:32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朵鮮花(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我要評論
作者:梅子枸杞和酒 時間:2019-03-13 08:36:37
  頂
我要評論
作者:lulu8933 時間:2019-03-13 08:41:03
  頂樓主
作者:lulu8933 時間:2019-03-13 08:41:15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根鵝毛(1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作者:頂固衣柜威遠 時間:2019-03-13 09:18:05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09:36:27
  @tootian 2019-03-13 08:24:59
  樓主文思泉涌,膜拜。
  對配圖點贊??
  坐等更新
  -----------------------------
  多謝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11:52:01
  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
  落花踏盡游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

  據說這是李白初入京畿時寫下的詩篇。當時他三十左右,在某個春日,離開終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別館,一日看盡長安花之后,策馬踏入西坊胡人聚居區。當時咱們的白哥哥“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李白于是長歌一曲,寫下了這篇《少年行》。說明了當時長安城西坊當年酒肆林立,胡姬如云。
  我曹祿山要告訴大家,李白寫的都是真的,因為在他出生的幾十年前,我就常在各胡姬酒肆豪飲了。我策馬踏入長安西坊的時候,已是兩天之后的黃昏。不過,這次我可沒有時間飲酒,而是直奔百妙坊。當我見到綠蘿的時候,已是華燈初上。她是格外驚喜,因為原計劃我要三四天之后才能到達。
  “綠蘿,今晚你不能見客了。”我開門見山的說道。
  綠蘿見到我的出現,原本一臉歡喜,發現我表情十分嚴峻,不等我繼續發言,便叫來她的貼身侍女如夢,吩咐了幾句,待如夢出去并帶上房門之后,把我拉到后室閨房,輕聲問道:“祿山哥,怎么了?”
  “泥涅師不能來長安獻寶和看你了。疾陵城危在旦夕,這是他父親的親筆求救信,我需要你帶我進宮面圣,最好今晚。”
  說話之間,我掏出一封黃色書信和一個黑布包盒子。
  綠蘿快速看完信紙,然后指著黑布包盒子說道:“這就是那個寶物?”
  一條金燦燦的九環黃金腰帶出現在綠蘿眼前,這條腰帶瞬間把她震撼住了。
  但綠蘿畢竟久經大場面,雙眸的震驚一閃而逝。然后平靜的說道:“祿山哥,這就是傳說中的大夏國九環黃金腰帶?”
  見我點頭,她又說道:“今晚面圣肯定來不及,我會馬上做安排,恰好我這也有一件寶貝,終于可以派上用場了。最遲明天晌午,咱倆帶著它們面圣。”
  綠蘿輕輕的擁抱了我一下說道:“祿山哥,你先把東西收好,就在我這里稍做休息。我現在要出去一下。”
  看到綠蘿堅毅而自信的目光,我知道,連續奔波了兩天一夜,我終于可以睡一覺了。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11:56:05
  PS:黃金腰帶前面已經有圖,這里就不再上了,補充說明一下,腰帶上面的形象可能是希臘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金腰帶雖然受希臘影響,但是它的藝術風格還是比較粗獷的草原文化風格。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13:04:10
  @lulu8933 2019-03-13 08:41:15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根 鵝毛 (1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我也要打賞 】
  -----------------------------
  謝謝
作者:薛鳳儀 時間:2019-03-13 13:50:52
  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薛鳳儀 時間:2019-03-13 13:51:22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作者:宣嬌2018 時間:2019-03-13 16:10:28
  樓主找來這么多圖不容易,即視感很強!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17:06:17
  除了飲食,已經連續十幾個時辰策馬狂奔且沒有休息的我,一倒在床上,就變成秒睡俠。
  按理我應該睡得很沉,然而卻做了個奇怪的夢。我夢見自己站在圣火殿,見到了圣教的靈光神赫瓦雷納,他含笑遞了一根羽毛給我,我知道,那是靈光的象征。我恭敬的接過來,不等我開口,靈光神已經隱去,只留下他 的聲音從大殿上空傳來:“我們以祖爾貢品、摻奶的胡姆和巴爾薩姆枝,以智慧的語言和天啟,以善良的言論和行為,贊美馬茲達創造的、強大的凱揚靈光……”
  然后我發現自己變成了神鳥席穆夫,飛越過連綿的雪山,我看見一片遼闊的草原中央,停著一輛黃金獅車,娜娜女神頭戴金冠,上面雙手高舉日月輪,下面右手持著權杖,左手扶腰,騎著兩頭雄獅,遠遠向我揮手。我趕到女神跟前,急忙收起翅膀,落地瞬間又恢復了人身。我誠惶誠恐的準備下拜,只見娜娜女神輕輕將我托起,示意我上車,于是我緩緩走了過去……
  “祿山哥……”耳邊一個溫柔而甜美的聲音,把我從夢中喚醒。
  我睜開雙眼,發現綠蘿正坐在床邊,一泓秋水般的一雙美目含笑看著我:“抱歉,祿山哥,打擾你美夢了。”
  我看到綠蘿表情輕松,看起來事情進展比較順利。于是迅速坐起來道:“綠蘿,沒誤點吧?”
  綠蘿笑道:“現在才辰時三刻,你先洗漱一下,用過早點之后,我帶你去見武后。”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17:31:32
  附上幾張不同地區和時代的娜娜女神的圖片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20:57:18
  約莫半個時辰后,綠蘿帶著我策馬離開百妙坊,直奔大慈恩寺而去。
  諸位肯定奇怪,為啥不去大明宮呢?原來,近日高宗皇帝連續夢到生母長孫太后,十分想念,則天皇后便命侄子武三思與大慈恩寺住持做好了溝通,今日一大早帝后鑾駕便直奔慈恩寺祭拜去了。
  “綠蘿,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武三思是百妙坊常客,一直想親近我。昨晚你睡著以后,我約他見面,送給他一只神獸波斯金角杯,然后他連夜稟告武后,這事就成了。”綠蘿輕描細語的說道。
  我知道像武三思那種飛揚跋扈的浪蕩公子,僅憑一只金角杯很難說動他,不過呢,以綠蘿的機智,加上我傳授給她的武功,自然可以應付。
  “你的昆侖六合功練到第幾重了?”我側頭看著正在和我騎馬并行的綠蘿問道。
  綠蘿知道我的憂慮,柔聲道:”祿山哥,你放心好了,我現在已經練到了第四重,別說武三思,便是尉遲風,我也不怕。“
  綠蘿口中的尉遲風,年僅二十四歲,乃是備身府都尉,也是京城十六衛三大高手之一。
  說話之間,已經到了大慈恩寺門口。恰好尉遲風就站在門口,見到我倆,高聲說道:“綠蘿姑娘,曹兄,武大人要我告訴你們,陛下和天后正在側殿飲茶,煩請兩位直接去那里面圣。”
  待我倆下馬,早有衛士過來牽走馬匹。尉遲風走到綠蘿跟前,拱手輕聲說道:“綠蘿姑娘,聽到你剛才叫我名字,可是前一陣在百妙坊多有得罪?”
  綠蘿笑道:“得罪我的是別人,和你無關。”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22:31:58
  當我和綠蘿參拜完,把卑路斯的親筆求救信和黃金腰帶一起交給御前太監高公公,再由他打開書信和盒子,轉呈大唐天子的時候,我看到則天皇后在高宗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高宗皇帝看完之后,把書信交給站立兩旁的三位宰相,然后問道:“眾位愛卿,你們意下如何?”
  劉仁軌躬身答道:“卑路斯為陛下親封的波斯王,按理必救,然大食軍虎狼之師,安西大都護裴將軍年事已高,如果安西軍準備不足就貿然出兵,只怕討不了好,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高宗皇帝不置可否,轉頭看著裴炎,裴炎連忙道:“劉相所言固然有理,然波斯王危在旦夕,倘若安西軍不及早發兵,疾陵城一旦淪陷,我大唐天威何在?”
  武后掃了李義琰一眼,他緩緩說道:“劉相裴相各執一詞,均有其理,微臣不敢妄言,但請陛下定奪。”
  武則天這時開口了:“陛下,想當年太宗皇帝橫掃六合八荒,威名赫赫,被各族奉為天可汗。雖然已過多年,各族依然歸心。依臣妾之見,必須火速發安西之兵全力營救卑路斯,擊退大食軍,一來顯我大唐天威,二來讓天下皆知,天可汗的子孫依然是各族人民強大的后盾。”
  高宗皇帝沉吟了片刻,然后說道:“高大全,你和三位愛卿馬上會同三省擬旨,即令裴行儉發安西軍一萬增援卑路斯,另諭金山都護的兩千鐵騎以及回鶻藥葛羅騎兵星夜馳援疾陵城。用八百里加急送達。”
  各人領命而去。
  武后這時指著綠蘿和我對高宗皇帝說道:“陛下,這就是名滿天下的綠蘿姑娘,而她旁邊那位,則是拼命替泥涅師前來報信的粟特人曹祿山。”
  高宗李治瞧了我和綠蘿一眼:“泥涅師忠君孝父,勇氣可嘉,朕很欣賞。曹祿山,你和綠蘿也是俠肝義膽之人,這次通風報信,你們二人功勞不小,需要什么盡管開口,朕無所不應。”
  “陛下,草民今番趕來京城,坐騎已經跑廢,別無所求,但請陛下賜馬一匹。”我朗聲說道。
  “民女也請陛下賜馬。”綠蘿隨聲附和。
  高宗皇帝看來心情大好,笑道:“準。”


我要評論
作者:tkui2001 時間:2019-03-13 23:12:00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23:25:48
  附上幾張立下大功的波斯神獸金銀角杯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3 23:35:17
  本樓主問一句:如果你是武三思,你會選擇哪個神獸角杯?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08:37:56
  @靜默如深海 2019-03-12 11:36:26
  又看了一遍,真的很精彩,期待下文!
  -----------------------------
  好的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0:46:21
  自從出了大慈恩寺,我和綠蘿騎著高宗皇帝賜予的兩匹駿馬,一刻也沒有停留,直接向西出城而去。
  尉遲風望著我們遠去的背影大喊:“綠蘿姑娘,剛才你們騎過來的馬怎么辦?”
  綠蘿頭也不回大聲道:“尉遲兄,送給你了。”
  在飛揚的馬蹄中,只留下一臉錯愕的尉遲風。
  “綠蘿,泥涅師此番趕來見我的時候,路上遭遇了三名殺手的追擊,我想如果不是遇到了狂風的幫助,泥涅師有可能根本到不了原州。也幸好我身邊備有三顆九轉還魂丹,不然他現在還只能躺在火祆祠。”
  “我擔心他受傷未愈就火速返回,如果再遇追殺怎么辦?”
  “泥涅師是一名睿智堅強的戰士,我相信他絕不會在同一塊石頭上跌倒兩次。如果他要證明自己是未來的波斯之王,就必須要有應對各種挑戰的能力。再說了,他服了九轉還魂丹之后,不光可以快速恢復體力,功力也應該會提升不少。”
  “祿山哥,你對我和泥涅師真是太好了。我……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報答你。”
  “我曹祿山原本只是一名浪跡西域的粟特孤兒,若非當年遇到好心人將我收留,可能早就暴尸荒野了。后來,又遇到了一位昆侖道人,不但救我性命,還傳授我武功,并且教給我制作各種丹藥的方法。我們的至高善神教導我們要善思、善言、善行,你們的亞圣也說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感恩生命中遇到的貴人,然后把幸運回饋給所有需要的人。當然,能遇到你和泥涅師這樣的好朋友,我自然對你們要更好一些。”
  綠蘿眼波流動,亮閃閃的望著我。
  “尤其是你,綠蘿,你就像命運之神安排的小精靈,是我平淡人生的一曲五色鹽,是我絲路旅程響起的一段駝鈴,也是我心靈沙漠里的一塊綠洲。所以,應該是我感謝你才對。對了,等這次解了疾陵城之圍,我就把自己新編的神曲五色鹽教給你,三月三的時候,肯定亮瞎長安萬民的雙眼。”
  今天心情大好,我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行走的詩人,全然沒有發現綠蘿的眼光變了。
  “綠蘿,你怎么哭了?”一陣清風吹來,我發現她眼角掛著一滴淚珠。
  “沒有,”綠蘿揉著眼睛說道:“剛才進了幾粒沙子。”






作者:lulu8933 時間:2019-03-14 11:02:19
  來瞅瞅
作者:lulu8933 時間:2019-03-14 11:02:26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朵鮮花(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也要打賞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2:58:08
  附上剛才綠蘿騎馬的照片,你說她哭了嗎?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3:03:14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3 22:31:58
  當我和綠蘿參拜完,把卑路斯的親筆求救信和黃金腰帶一起交給御前太監高公公,再由他打開書信和盒子,轉呈大唐天子的時候,我看到則天皇后在高宗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高宗皇帝看完之后,把書信交給站立兩旁的三位宰相,然后問道:“眾位愛卿,你們意下如何?”
  劉仁軌躬身答道:“卑路斯為陛下親封的波斯王,按理必救,然大食軍虎狼之師,安西大都護裴將軍年事已高,如果安西軍準備不足就貿然出兵,只怕討不了好,此事......
  -----------------------------
  這里要補充一下:救援卑路斯乃是秘密的軍國大事,高宗皇帝嚴命除了當時慈恩寺在場幾人,不得外泄。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5:25:55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0 19:03:22
  此時,我正處在原州(寧夏固原)東南的火祆祠,這是我們西域胡人聚會和祭祀的圣地。十天前,我的胡商朋友史萬年從河西傳來書信,西域長史已經判我勝訴,關于我替亡兄向李謹紹索賠的兩百七十五匹絲絹,將勒令對方盡快向我賠付。
  而在三天之前,我在蕭關遇到候騎穆長風,他告訴我說,為了慶祝大唐代王李弘新晉太子,高宗皇帝已經宣布,一個月后的三月初三,長安城將舉行盛大的春游,而名滿天下的太常樂正裴神符,以及艷絕......
  -----------------------------
  修改一下,一個月之后的三月初三,改為兩個月之后的三月初三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5:55:42
  盡管高宗皇帝李治下令將馳援卑路斯的事情當成絕密,知道的人不超過八個,考慮到仍有泄密的可能,加上泥涅師遇襲的前車之鑒,我和綠蘿早就做好了易容準備,一出長安城,我變成了康國商人康迦,綠蘿變成了我的男仆康盤陀。
  兩日后,我們來到原州火祆祠,現場的情景讓綠蘿目瞪口呆。
  曾經恢弘的火祆祠已經被大火燒成了斷壁殘垣,空氣中還殘留有燒焦的味道。一個穿著祭祀服的男人,倒斃在離圣火殿數十丈遠的地面上,那是莫高(祭司)何山。
  “主人,情況有些不妙。”,綠蘿應該很少見過這種場面,但還盡量保持著鎮定。
  “不用擔心。這場大火應該在兩三天前發生,而此時泥涅師已經離開幾日了。你先檢查一下附近看看有沒有什么發現,我處理一下現場。”我輕輕拍了一下綠蘿的肩膀。
  綠蘿點點頭,把黑紗蒙得更加嚴實一些后走開了。
  我把何莫高的尸體扛上寂靜塔放好,然后開始默念圣教經文。根據我們圣教的規定,人死之后要采用天祭。何山是個好人,可惜慘遭橫禍。他不是被大火燒死或者嗆死的,致命傷在他脖子上,是被大食的脊柱劍傷的。
  剛做好祈禱,就看到綠蘿在山下向我招手。
  我來到綠蘿身邊,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發現在殘壁的底部上有個靈光神鳥的圖案,那是泥涅師以前和我聯絡的常用暗號。
  綠蘿長長地舒了口氣,和我輕輕擊掌祝賀。
  “康盤陀,如果沒有猜錯,沿途我們還會發現很多這樣的標志。”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6:09:23
  下面那個胡子大叔就是我,第二個蒙面的肯定就是康盤陀了,最后一張圖那只神鳥就是泥涅師家族的神秘圖案,也是聯絡符號。
  
  
  
作者:大家都大家好 時間:2019-03-14 16:16:49
  繼續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7:31:31
  當我和綠蘿擊掌祝賀的時候,泥涅師正在開始他的苦難行軍,他剛剛翻越過大斗拔谷,行進在通往祁連堡的路上。在此之前,他在從張掖南行的路上,又躲過了兩次追殺,但也負傷在身。當年他獨闖祁連堡的時候,曾經來過這里一次,所以雖然險峻,他卻一點都不擔心。祁連堡以南,便是吐谷渾和吐蕃勢力范圍。
  當他到達祁連堡的時候,受到了吐谷渾葉護青連的熱情款待,因為吐谷渾被吐蕃逼迫,希望對外尋找強援,薩珊波斯雖然失去了昔日的輝煌,但大唐治下的波斯都督府猶在,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出路。從青連那里得知,從祁連堡沿著祁連山的南麓,有一條道路可以通往西域,但那是一條死神之路,數百里荒無人煙,據說經常有魔鬼出沒,沒有人能從那里活著走到西域。
  泥涅師已經別無選擇,他必須火速趕往西域的回鶻仆固部落尋求援兵,不然他的父王卑路斯和三千薩珊將士將難以支撐。一想到這里,泥涅師顧不得身上的傷口和疲憊,毅然踏上了西行之路。
  當然了,這是二十天后我和泥涅師重逢的時候他告訴我的。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19:16:24
  @lulu8933 2019-03-14 11:02:19
  來瞅瞅
  -----------------------------
  謝謝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時間:2019-03-14 20:02:43
  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20:18:56
  @大家都大家好 2019-03-14 16:16:49
  繼續
  -----------------------------
  好的
作者:靜默如深海 時間:2019-03-14 21:26:33
  樓主辛苦了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21:58:37
  附上幾張大斗拔谷(扁都口)的照片,順便提一下,當年隋煬帝曾經由青海樂都,入扁都口穿越祁連山到張掖舉辦過萬國博覽會喲,之所以提到楊廣,因為他就是那位命人從西域帶回五色鹽的文藝大叔。后來咱們的綠蘿MM在曹祿山的指點下,將五色鹽完美融入火風,從而驚絕四海。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22:41:05
  過了張掖之后,我發現那只神鳥標識不見了。
  綠蘿有些緊張,我告訴她,如果我沒有猜錯,泥涅師應該是鋌而走險,從大斗拔谷行祁連山南道了,那里也可以通向西域。當然,我沒有讓她知道,那條南道極其難走,人跡罕至,氣候險惡,別說行人,就是飛鳥走獸都很難見到。
  到了酒泉,正當我在喂馬和駱駝喝水的時候,綠蘿悄悄告訴我,有幾個壞人在盯梢我們。我用手指比了一個三的數字,同時將拇指指向自己,意思是我了然于胸,不用擔心。
  有兩個是大食人,一胖一瘦,另一個是回鶻人,其中左邊那個瘦子呼吸有些問題,估計是受了內傷。三人中回鶻人長得極高,看眼神內力也最深,胖子居中,瘦子內力較弱。三人應該之前經歷了一場戰斗,據我估計,應該就是和泥涅師交的手。
  我的昆侖六合功已經練到了第七重,飛天劍法更是爛熟于胸,對付眼前三人我是很有自信,所以比較坦然。
  胖子突然走了過來,裝作腳下打滑,撞向綠蘿,右手急抓綠蘿左肩。
  綠蘿早有防備,微微側身避開對方,左膝直頂對方右膝。那胖子略吃一驚,沒想到綠蘿動作這么快,趕緊一個旋身躲開,然后用大食語叫道:“點子扎手。”
  綠蘿也不生氣,用粟特語笑道:“兄弟當心點,這沙子里說不定有蝎子。”
  回鶻人并不說話,示意胖子走回去。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見我異常淡定的背對著他,頭也不回,他于是對著兩個大食人一揮手,三人騎著駱駝向西走了。
  “小子,咱們走著瞧。”這是在三人消失前留給我們的話語。
  一路走來都比較輕松,但我知道,從現在開始,要提高警惕了。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22:57:05
  第二章也算結束了,mark一下,暫且取名:求援長安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23:09:38
  @靜默如深海 2019-03-14 21:26:33
  樓主辛苦了
  -----------------------------
  不辛苦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4 23:22:25
  化妝后的我和綠蘿,前面牽駱駝的是康盤陀(吼吼,那時候流行女扮男裝),坐在駱駝上的就是我曹祿山
  
作者:春光輝耀 時間:2019-03-15 09:52:05
  支持朋友!欣賞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aken200810 時間:2019-03-15 10:09:56
  不錯,繼續支持!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5 10:53:35
  @ty_139184880 2019-03-15 09:25:28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本土豪賞1盒 巧克力 (2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我也要打賞 】
  -----------------------------
  多謝土豪
作者:tootian 時間:2019-03-15 12:49:54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4 22:41:05
  過了張掖之后,我發現那只神鳥標識不見了。
  綠蘿有些緊張,我告訴她,如果我沒有猜錯,泥涅師應該是鋌而走險,從大斗拔谷行祁連山南道了,那里也可以通向西域。當然,我沒有讓她知道,那條南道極其難走,人跡罕至,氣候險惡,別說行人,就是飛鳥走獸都很難見到。
  到了酒泉,正當我在喂馬和駱駝喝水的時候,綠蘿悄悄告訴我,有幾個壞人在盯梢我們。我用手指比了一個三的數字,同時將拇指指向自己,意思是我了然于胸,......
  -----------------------------
  綠蘿什么時候能上個圖?
我要評論
作者:tootian 時間:2019-03-15 12:51:39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4 12:58:08
  附上剛才綠蘿騎馬的照片,你說她哭了嗎?
  
  
  -----------------------------
  這不符合我對綠蘿的想象
  應該要再英氣逼人一點.
  至少有點兒像趙敏那樣慧詰.
我要評論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5 12:55:21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3 22:31:58
  當我和綠蘿參拜完,把卑路斯的親筆求救信和黃金腰帶一起交給御前太監高公公,再由他打開書信和盒子,轉呈大唐天子的時候,我看到則天皇后在高宗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高宗皇帝看完之后,把書信交給站立兩旁的三位宰相,然后問道:“眾位愛卿,你們意下如何?”
  劉仁軌躬身答道:“卑路斯為陛下親封的波斯王,按理必救,然大食軍虎狼之師,安西大都護裴將軍年事已高,如果安西軍準備不足就貿然出兵,只怕討不了好,此事......
  -----------------------------
  此處修改一下:高宗皇帝沉吟了片刻,然后說道:“高大全,你和三位愛卿馬上會同三省擬旨,即令裴行儉發安西軍一萬增援卑路斯,另諭金山都護的兩千鐵騎以及回鶻藥葛羅騎兵星夜馳援疾陵城。用八百里加急送達。”
  改為:高宗皇帝沉吟了片刻,然后說道:“高大全,你和三位愛卿馬上會同三省擬旨,即令裴行儉發安西軍一萬增援卑路斯,另諭鳥飛州都督府的一千鐵騎以及天馬都督府騎兵星夜馳援疾陵城。用八百里加急送達。”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5 12:59:18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2 11:56:59
  大約一個月前,當大唐帝國在慶祝新年的時候,大食將軍阿布已經率領兩萬帝國大軍向東開進,準備討伐薩珊波斯的流亡政權——波斯王卑路斯了。而卑路斯駐扎在疾凌城的軍隊不過三千,是被卑路斯收整的效忠薩珊王朝的殘軍。半個月前,一小隊波斯游騎在疾凌城西二百里遇到大食兩千前鋒軍,結果游騎隊幾被全殲,僅兩人逃回疾凌城,向卑路斯稟告了這個消息。一想到大食兩萬帝國精銳正在隆隆挺進,還有那個戰功赫赫且殺人如麻的阿布,......
  -----------------------------
  修改為:當時王子泥涅師正在安西都護府下面的天馬都督府聽差,當他接到父親傳來的急訊之后,星夜拜訪了大唐安西大都護裴行儉,向他請求安西都護府發兵救援其父。由于茲體事大,雖然裴行儉與卑路斯私下關系不錯,也不敢妄自做主,一方面答應命月氏都督府遣人與卑路斯和大食雙方溝通,一方面讓泥涅師向大唐中央朝廷求救。于是,泥涅師便騎著裴行儉贈與的寶馬,日夜兼程趕往長安。當曹祿山在原州火祆祠祭拜的時候,泥涅師正好在酒泉駐馬飲水。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5 13:07:31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2 23:22:57
  “殿下,我看你除了胸口內傷以外,其余的都是外傷,應該沒有大礙。我這里還有兩顆九轉還魂丹,接下來你每天服用一顆,然后靜臥三五日,基本就可以恢復了。”我把手打在泥涅師胳膊上說道。
  泥涅師說道:“祿山,此間沒有外人,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
  沒等我回話,他又說道:“我不能久趟,等我內傷稍好一些,明天一早就要趕往長安求援,否則會誤了軍國大事。我在酒泉歇足的時候,聽到可靠消息說,阿布的主力騎兵已經......
  -----------------------------
  修改為:我知道泥涅師的擔憂,安慰他說道:“殿下,就算你明天快馬趕往長安,起碼也要兩天時間,說服大唐天子答應調動安西唐軍救援起碼一天,等你拿著虎符找到裴大都護調兵行動,起碼又要十幾天。等援軍前鋒趕到疾陵城,一個月已經過去了。只怕是援軍還沒出發,疾陵城已經岌岌可危。況且,以你目前的情況,根本經不起折騰。”
  ……
  “目前看來,這是唯一的選擇。殿下,我當年曾經救過回鶻仆固部落的俟斤仆固仁美,他給了我一塊仆固部落的狼頭鐵牌,你拿去找他,說是我求他的,他必會助你一臂之力。與此同時,我去找突騎施的阿史那斛瑟羅可汗,希望說動他出兵。”一邊說話,我一邊掏出鐵牌,遞給泥涅師。
樓主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3-15 13:12:22
  @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2019-03-14 12:58:08
  附上剛才綠蘿騎馬的照片,你說她哭了嗎?
  http://static.真人視訊計劃網ui.com/img/static/2011/imgloading.gif
  
  -----------------------------
  @tootian 2019-03-15 12:51:39
  這不符合我對綠蘿的想象
  應該要再英氣逼人一點.
  至少有點兒像趙敏那樣慧詰.
  -----------------------------
  等你看到蘭陵出現,那才是上馬破千軍,歸廬撫瑤琴的傳奇
我要評論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 4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真人視訊人工計劃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