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视讯

苗洪:中國博士生數量及質量受普遍質疑

樓主:苗洪 時間:2019-03-15 01:54:59 點擊:832 回復:15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援引《中國教育報》2019年3月6日消息,在3月5日全國政協教育界別小組討論會上,張煒表示:“每隔一段時間,社會上就會出現‘中國博士研究生規模全球第一’‘授予博士學位的高校數量世界第一’的說法。這可不是夸我們,而是借此說我們‘虛胖’,只圖臉面,只要數量不要質量。但是這個說法,卻徹徹底底是個謠言!我們作為教育界的委員,有必要加以澄清。事實上,我國的博士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說博士研究生教育是短板也不足為過。” 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的博士研究生教育還不完善,博士生的數量和質量都不算高。圖為普林斯頓大學理論物理學博士費曼,曾在加州理工學院任教。

  1.在我國,能讀到博士的人一向鳳毛麟角。博士乃至知識分子群體成為公共熱議話題,最早可以追溯到電視劇《圍城》1990年熱播的時候。這部改編自錢鍾書同名小說的電視劇,展示民國知識分子群像,同時貢獻了“克萊登大學”(克萊登大學由此成為“野雞大學”的代名詞)以及“兄弟我在英國的時候”(出自劇中的教育部視學先生)等說法。

  《圍城》主要憑借演員的顏值和表演來吸引觀眾——陳道明(飾演方鴻漸)的儒雅,英達(飾演趙辛楣)的美國派頭,葛優(飾演李梅亭)的笑點,以及兩大女主李媛媛(飾演蘇文紈)、史蘭芽(飾演唐曉芙)一套又一套的時髦衣著;至于錢鍾書在原著中揭示的高級知識分子圈的種種套路,在劇中則被弱化了。1939年,錢學森獲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航空、數學博士學位。很多人要在之后讀到《圍城》原著并在對學術圈有了一定了解之后,才領悟到小說的妙處。比如,蘇文紈在法國里昂大學獲得文學博士稱號,主攻方向是中國現代詩研究。

  “學國文的人出洋‘深造’,聽來有些滑稽。事實上,唯有學中國文學的人非到外國留學不可。因為一切其他科目像數學、物理、哲學、心理、經濟、法律等都是從外國灌輸進來的,早已洋氣撲鼻;只有國文是國貨土產,還需要外國招牌,方可維持地位。”再比如,方鴻漸和韓學愈同樣手握“克萊登大學博士”文憑(方鴻漸是花了40美元買的,韓學愈花了多少錢就不清楚了),方鴻漸深以為恥,不敢寫在履歷上,只能當個副教授;韓學愈則不僅有“博士”頭銜,還有“著作散見美國《史學雜志》《星期六文學評論》等大刊物”(相當于今天的C刊)這一過硬條件加持,當上了歷史系主任。然而,真相是:韓學愈的文字確實曾在這兩本刊物上發表,但跟學術無關。他發表在《星期六文學評論》上的是一段廣告:“中國青年,受高等教育,愿意幫助研究中國問題的人,取費低廉。”發表在《史學雜志》的則是一條資訊:“韓學愈君征求二十年前本刊,愿出讓者請通信某處接洽。”

  也難怪那時的人對以博士為代表的高知群體不甚了解。畢竟,在我國,能讀到博士的人一向屬于鳳毛麟角:上世紀初到30年代,要讀博只有留學一途,也唯有家境寬裕者負擔得起(方鴻漸到歐洲留學的學費就是丈人提供的)。

  1935年,季羨林赴德國哥廷根大學學習梵文、巴利文、吐火羅文,后來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新中國成立后,教育部門一度采用蘇聯的學位制——新中國第一位文學博士、南京大學教授莫礪鋒回憶道,他的老師周勛初先生那一輩,當時讀的是“副博士學位”這種源于蘇聯的學位稱謂。直到1980年2月我國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1981年1月1日起正式實行學位制度,并在1983年授予第一批博士學位,我國才有了國產博士。

  1983年5月23日,首批博士學位授予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以新中國首位博士馬中騏(他的博士學位證書編號為10001)為代表的18名博士拿到了學位證書。
  據說,首批博士學位授予大會后,時任復旦大學校長的蘇步青說了一句讓人意想不到的話:“這么多博士怎么辦?”許多人不明其意,全國才剛剛培養出18名博士,怎么就多了?一位當時在場的《人民日報》記者回憶:“他已經預感到將來我國授予的博士會非常多。”蘇步青的預感是準確的。1982年,我國共招收博士生302人;而2017年,這個數字達到83878人。還有一組對比數據也可以證明我國博士招生的“大躍進”:獲得博士學位者突破1萬人的規模,美國用了100年時間(1861—1961),中國僅僅用了17年時間(1981—1999)。

  2,中國教育在線網站發布的《全國研究生招生調查報告》(2019)寫道:“從1994年開始,博士學位授予規模呈現急劇擴大的趨勢,到2015年授予博士學位總量超過66萬人。從1994年至2007年間,博士學位授予數量以年均25%左右的幅度快速增長,其后博士學位授予數量增長速度放緩,2008年至2015年間年均增幅約4%。”現在通行的“2008年我國超過美國,成為世界‘博士大國’”的說法,來自國務院學位辦。

  2008年4月,在首屆全國地方大學發展真人視訊開獎結果記錄上,國務院學位辦主任楊玉良表示:“2006年美國培養出了5.1萬名博士,中國大陸是4.9萬名。到2007年,我們的博士人數超過5萬人,2008年這一數字繼續上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學位授予國家。”至于西北工業大學黨委書記張煒不認同這一說法,可能是所采信的數據來源不一致造成的。對照美國科學基金會下屬的國家科學與工程統計中心和社會、行為與經濟科學學部聯合公布的《美國高校歷年授予博士學位數量(1957—2014)》及我國教育部發布的歷年博士研究生畢業生(即獲得博士學位者)數量,在2008年這個爭議節點上,美國培養了約4.8萬名博士,中國則培養了約4.4萬名博士,基本持平;而到了2014年,美國的數字是約5.2萬,中國的數字是約5.4萬,僅從數量上看,中國確實勝出了。

  而博士數量持續增長,是一個國際性趨勢。《自然》(Nature)2011年5月發布的名為“博士工廠”(The Ph.D. Factory)的調查報告指出:“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一份研究顯示,1998年至2008年科學類博士年增長率達到近40%,每年約增加3.4萬人。沒有跡象顯示增長會放緩。大多數國家建立了高等教育系統,并認為博士畢業生人數增加是經濟增長的關鍵。”為此,報告質疑道:“這個世界正在生產越來越多的博士,是時候停下來了嗎?”
  當博士成為“博士工廠”制造的批量化產品,其成色就難以保證了。

  武漢大學前校長劉道玉2007年發表《徹底整頓高等教育十意見書》,歷數高校“大躍進”帶來的一系列問題:教學質量嚴重下降,研究生泡沫化,學風浮夸和學術造假,教授和博士生導師素質嚴重下滑……針對研究生教育的問題,劉道玉的對策是:“凡是沒有參加統一的嚴格入學考試、沒有全程上課和通過全部必修課程考試、沒有做出具有創造性的論文、沒有經過正規的論文答辯者,應一律取消已授予的博士或碩士學位。對嚴重造假者,應追究刑事責任。”

  3.讓大學里的博士教育既“去魅”,也不要“污名化”。1987年6月,作為北大培養的首批文學博士,陳平原拿到了博士學位。他曾在文章中記述當時的經過:
  “我獨自一人,騎腳踏車,來到未名湖邊的研究生院,取走那張屬于我的博士文憑。回宿舍時,順道買了個西瓜,放在水房里冰著,準備晚上受用。給父親掛了個電話,說‘東西拿到了’;電話那頭很激動,叮囑下次回家時一定帶給他看看。那時年輕,看不起‘博士’‘碩士’等頭銜,以為關鍵是有無真才實學。第二天,為完成下一個研究課題,江南讀書去也。”

  那個時代,北大乃至其他高校都沒有隆重的博士畢業典禮,更沒有穿博士袍、戴博士帽、導師撥流蘇等儀式。很多學者像陳平原那樣,以平常心對待博士學位——“不過是取得一張從事專業研究的入場券”。陳平原認為,自己不是特別看重博士頭銜,與專業方向有關。“回首百年中國學術,研究文史的第一流學者,大都沒有博士學位——即便曾出國留學的(如陳寅恪、錢鍾書等)也不例外。這一點,與經濟、法律、物理、生化等專家大不相同。哲學家、史學家完全可能自學成才,法學家、數學家則很難回避嚴格的學院訓練。”

  上世紀80年代初,也就是博士學位制度剛剛建立、規章制度不甚健全的時候,博導們甚至不知道怎樣教學生——正如莫礪鋒所說,“那時沒有課程體系,也沒有學分制,學校連規章制度還沒制定,導師指點你讀什么書,你就去讀”。那時候培養博士生的方式,類似于傳統手藝人帶徒弟,一對一,一個博導帶一兩名學生,言傳身教。甚至有四個老師帶一個學生的情況:帶莫礪鋒的,除了導師程千帆,還有導師的三名助手——郭維森、周勛初、吳新雷,四個老師管一個,把他管得“死去活來”。 而如今身為博導的莫礪鋒,他要帶的博士生有60多名。那個時代的文科博導上課,就是跟學生聊天——莫礪鋒、陳平原都十分懷念當時那種氛圍。陳平原在回憶導師王瑤時這樣寫道:

  (王瑤)先生習慣于夜里工作,我一般是下午三四點鐘前往請教。很少預先規定題目,先生隨手抓過一個話題,就能海闊天空侃侃而談,得意處自己也哈哈大笑起來。像放風箏一樣,話題漫天游蕩,可線始終掌握在手中,隨時可以收回來,似乎是離題萬里的閑話,可談鋒一轉又成了題中應有之義。聽先生聊天無所謂學問非學問的區別,有心人隨時隨地皆是學問,又何必板起臉孔正襟危坐?暮色蒼茫中,庭院里靜悄悄的,先生講講停停,煙斗上的紅光一閃一閃,升騰的煙霧越來越濃——幾年過去了,我也就算被‘熏陶’出來了。2013年,陳平原撰文提出“革新博士教育六建議”,其中一條建議是:改國家學位為大學學位——“像歐美國家一樣,各大學對自己頒發的學位負責。經由一番激烈的競爭與淘洗,內行人很快就會明白,哪些大學的博士學位值得珍惜,哪些大學的博士學位白給你也不能要。”他對于博士教育的基本觀點是:讓大學里的博士教育既“去魅”,也不要“污名化”,這只是高等教育的一個特殊階段,一個希望進入學界的人非做好不可的“規定動作”。

打賞

16 點贊

主帖獲得的真人視訊人工計劃分:0
舉報 | | 樓主
樓主發言:1次 發圖:0張 | 更多 |
作者:changetoday365 時間:2019-03-15 19:24:00
  數學19分的博士!太水了!
作者:真人视讯jackchen0289 時間:2019-03-15 20:58:02
  中國的各代是怎么樣練成的,我想說一下。我是一個記力超強的人。
  首先我要說,90年以前中國的男生女生應該說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年輕人,他們勤奮愛國,忠誠而富于犧牲精神,他們在婚前幾乎全是處男處女。但應該是那次著名的事件以后,那些人認為中國的年輕人太執著太認真太責任心太有犧牲精神了,這不是一件好事情。當時我還在讀小學六年級。然后沒兩年就開始看到報紙上說部分北大女生給大款做二奶的新聞。這種消息當時對中國人來講無異于晴天霹靂。后來整個90年代,大陸的中學生們開始流行起了崇拜港臺的四大天王,低俗流行歌曲,低俗電影,以及他們所宣揚的那一套墮落的價值觀和混亂的男女關系,還有色情文化。再往后這種風尚愈演愈烈。快到2000年的時候居然又流行起看還豬格格這種最惡劣的東西。再往后,幾乎整個80后們,他們變得喜歡吃屎喝尿,講究屎尚拜金,喜歡裝逼裝嫩裝純賣萌,他們染黃毛,他們亂搞男女關系,尤其還喜歡舔洋炮。他們自以為只要簡單地靠裝純裝嫩就可以長生不老,任何事情自己犯了錯誤只要賣萌就可蒙混過關。再后來韓劇娘炮腦殘鮮肉文化與之前的港臺惡俗文化一起同時在中國泛濫來泛濫去,尤其是那個湖南衛視更是屬于垃圾中的戰斗機。教科書里面還一直在刪魯迅刪岳飛刪狼牙山五壯士。這些事情一直持續到了今天。小學生都有談戀愛,然后今天的中國的青年男女結婚前已經沒有處男處女,中國人的離婚率已經是世界領先水平。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就這么全毀掉了。我不想再分析什么,我只想陳述一下我記憶中的變遷。
作者:高山流水在高峽 時間:2019-03-16 08:00:33
  唉!都是教育產業化惹的
作者:嘉人2013 時間:2019-03-16 08:32:45
  教育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作者:夜行公子 時間:2019-03-16 08:59:11
  質疑是好事
作者:何必那么認真3 時間:2019-03-16 11:06:07
  好事情
作者:jiubie1222 時間:2019-03-16 13:01:10
  @苗洪 :本土豪賞1根鵝毛(10賞金)聊表敬意,禮輕情意重!【我也要打賞
作者:名劍1977 時間:2019-03-16 22:40:23
  中國人口是美國的四倍,每年畢業的大學生人數是美國的六倍,那么每年中國博士畢業人數超過美國不是很正常嗎?
作者:ty_rechel_23 時間:2019-03-16 23:35:34
  博士數量劇增在當前的時代背景下是一件大好事,不過很大部分人是美國博士,能稱之為中囯博士的人還是鳳毛鱗角
作者:baidie1230 時間:2019-03-18 09:08:16
  @名劍1977 2019-03-16 22:40:23
  中國人口是美國的四倍,每年畢業的大學生人數是美國的六倍,那么每年中國博士畢業人數超過美國不是很正常嗎?
  -----------------------------
  按照你的說法,中國的博士每年科技發明和創造是美國的四倍--六倍了,呵呵。
作者:退休老兵科裝 時間:2019-03-19 13:32:08
  不是黨校畢業的吧。
發表回復

請遵守真人視訊人工計劃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